:从毛泽东《满江红·》看毛刘之争2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20/02/25 08:50:51

从毛泽东诗词《满江红》看毛刘之争

 

    对毛泽东诗词的评论素有政治抒情诗的评价。毛泽东自谓“诗言志”,可谓首肯此说。《满江红·和郭沫若》即是这样一首抒发政治情绪的战斗诗篇。

    《满》写于1963年1月9日,中国国内与国际社会均有诸多重大事件发生:中苏两党两国关系日益紧张;台湾蒋介石集团意欲反攻大陆;国内连续三年自然灾害,人怨民愤……那么毛泽东此词所指何事?抒发何种胸臆呢?在诗评家、文学家和政治家们有各种联想和揣测,期中不乏歪解乱解。

    要认识《满》词的真实意涵,笔者认为可从诗人公木之断:“异解颇多,憾轲难道”的两句词中可得真解。词中有两句:“正西风满叶下长安,飞鸣镝。”根据上承或全篇均有突兀之感。无怪乎诗评家们对此两句费解或误解了。其实,对“正”句只须字面理解即可。“长安”者,六朝国都也。在这里,诗人点明了地理背景:共和国的首都北京为词的发生地,所指之事为国内之事,首都之事和北京之事,所指之人为国内之人,首都之人和北京之人。那么具体所指何人哪?请看下句“飞鸣镝”句之所指。

    “鸣镝”是匈奴单于的太子(王储)冒顿发明的能够发出响声的箭,冒顿用鸣镝发出信号,指挥左右卫士射杀了单于。1963年的“太子”(王储)是谁呢?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也。

    毛主席对刘主席有如此猜忌吗?这是为史料所左证了的。

    中共八大,“毛泽东思想”被从新党章中筛除,八大前夕,毛泽东云游江南,未参加八大筹备,而主持八大各项筹备的正是刘少奇。无疑刘应该负八大筹备工作的政治责任,同是这个刘少奇是在七大中“毛泽东思想”的首创人和举旗人,举旗和拨旗同为一人,两相比较,毛泽东的今昔之感冷暖之别当是不言而喻的。

    二届全国人大,毛泽东辞去了国家主席职务,原本属意朱德接任具有象征意义的国家元首职务,这也是符合老大哥苏联的模式的。但是由于朱德的力辞和刘少奇的党务系统干部的力荐,刘接任国家主席。掌握党权的中共第一副主席和对内对外代表国家的国家主席合而为一,其影响力可见一斑。从此,毛主席刘主席“双主席”成为国人的共主,毛主席、刘少奇像双双出现的国庆、五一等重大节目的报刊头版。

    更有甚者,1962年1月召开的七千人大会,刘少奇对三年“自然灾害”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否定了毛泽东的缺点和成绩为“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的说法,而直指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事实上,刘少奇本人就是大跃进的重要组织者,事后这样高调的进行批评,无疑在全党面前有推卸责任洗刷自己的嫌疑。

    可以说,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被毛泽东视为刘射向自己的“鸣镝”。1967年2月刘少奇已被打倒后,毛泽东在接见阿尔巴尼亚国防部长巴卢库时说,我们党内的斗争多年来没有公开化,到1962年1月七千人大会的时候,就看出问题来了,因此提出了中国可能变化修正主义国家、法西斯或专政的国家。

    八届十二中全会,刘少奇被打倒后,江青说的一句话耐人寻味:62年七千人大会的这口恶气,今天才出。

    于是,毛泽东在词的末尾向刘少奇发出了战斗吼声:“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