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明的博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09/21 22:04:46

有一种教师不配过节

   王旭明

 

    今年的教师节在一浪又一浪的感动之潮水中过去了。可以说,党和政府对教育和教师的重视达到了空前的高度:胡锦涛到北京八十中学慰问师生,温家宝到河北贫困山区为普通教师和孩子们做报告,李长春在教师节晚会节目录制现场为先进教师颁奖两次深深鞠躬并承诺解决山区老师教学仪器等等,都让人感动与振奋。在这当中我也接到了许许多多网友和过去以及现在学生们的祝福,使我这忝列为教师和教育工作者队伍中的人也倍感幸福,无法一一回复,在此一并道谢了!

    在情感高潮之后让我们回归理智,让我们注视现实,我们会注意到在我国教师队伍中发生的些许变化和种种现象。对这些现象恐不能用害群之马来论,也不能简单用多数与少数、主流与支流来论,如何分析我目前尚无深入研究,但可以肯定的说这些老师是有悖师德的,是不配过教师节的。

    例如我写过的开学奇闻以偏不概全之一:一朋友小孩儿刚上小学一年级,小两口告我孩子今天可高兴了,说老师课上提问他好多次,别人举手老师也不叫。我说你们孩子真福气。爸爸说福气啥呀,昨刚给老师送的红包。妈妈抢过话头说,这年头干什么不花钱呵,这叫花钱买个发言权!还例如我写过的之二:一所大家都争抢进入的学校校长在新生家长会上说,你们不用送老师这个那个的,送了老师也不会要。若送就送学校,以捐资助学形式不犯错。多的呢你们看那边的草坪就是家长捐助百万元铺的;少的呢你们看这屋里的几十盆花也就万把块吧,谢谢家长们了。还有某地一官员告我其子在某小学就读,老师在课堂上不讲课,说是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家长为此找学校和老师,回答是你们若想学习就去课外辅导班吧,或另外交钱到老师家去一对一辅导。这叫什么事儿啊!

    九月一日终于开学了,此前的几个月是我精神和体力特煎熬的阶段。我曾写道:开学了,终于开学了!近几个月来我不知有意或无意得罪或伤害了多少朋友,有让我帮忙找幼儿园、找小学的,有让我帮忙找初中、找高中的,还有大学、研究生的,基本都没有帮上忙。一遍遍的解释、一次次的看着那一张张无助又求助的面孔,我亦无助且神伤、心伤。此时此刻一并道一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上学,不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所以如此这般绝非一个制度不合理所全能解释,难道我们有关学校、有关老师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还有我经常去美发的一家小店,大姐兼老板美发师和小工于一身,近几天可急死了,原因是品学兼优的孩子考上高中却要交三万元赞助费和二万多学费,大姐拿出全部积累还差一万元,先生没工作学校又催的紧,哎。这些学校就缺这几万块钱吗?后来,孩子去了户口所在地仍然没有逃脱要钱的命运,而且还给学校和老师许多请求及酬谢----

     我又一次想起了那在汶川大地震中放言只顾自己逃命,家人都可不管遑论学生的老师;想起了那位公开且放肆的在自己的博文中说如果没有4000万元就不要来见我、甚至都不要对人提起我曾为你们老师的老师;还有让学生为自己打工,美其名曰社会实践、一年内出十几本书的教授,以及弄虚作假、学术剽窃的种种所谓老师。

    所有这一切,所有与这一切相关的老师都应扪心自问,你们配过教师节吗? 

    撰写此文时我看到一位39岁身高不足1.2米、91年在河北蔚县做代课教师郭省,20个年头,大大小小的奖项他得了无数,09年他被评为‘蔚县十大杰出青年’,前县委书记却说他“不能转正,有损蔚县的教师形象。”书记的话让我深思,我倒想追问下,今天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教师形象?其实,问题难也不难回答。不难的是,郭省当然是优秀教师形象,那些犯罪的、被抓起来的当然不是人民教师的形象,如果这些都不能判断清楚不是头脑注水就是头脑短线;判断上发生困难的倒是,我上述所列言行的老师是教师形象吗?是应该得到人们尊重的人民教师的光辉形象吗?

   我的回答是,不!他们不配过教师节,也不配与人民教师为伍,直到他们改正了其言其行为止。令人欣喜的是,有关部门在今年教师节前再次强调了师德的重要并明确师德一票否决制。我期待有更具体的办法考核师德,我也期待当种种有悖师德的行为和人物跳出时能够得到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广泛批评指责和处理。须知。扬善与惩恶务必同步,社会才能前进,事业才能辉煌而不被污染。

    教师节过去了,明天就是中秋,这看似巧合的时间安排倒也暗合了一种天意和人愿:人类有些神圣的情感和伟大的事业是容不得一点污染的,比如爱情、友情和恩情,比如教师、医生和作家,在纯白和皎洁的月光下,自认为拥有这些情感和从事这些职业的人们请清洗下自我,升华下自我,也对月反躬自问下:我干净吗?

    教师节为所有干净的老师和校长而设立,中秋明月为证。可以不伟大,但不能不干净,更不能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