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有一杯别放糖!”——再访杜郎口之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09/22 04:47:47
下午第四节课,一阵嘹亮的《长江之歌》管乐旋律传来,冲撞着我的耳膜。我一下反应过来:学生的课外活动开始了。我循声来到演讲厅,一群孩子正在练习小号和各种管乐,很是投入。

    我又来到各个活动点,饶有兴趣地看着孩子的各种活动——

    食堂饭厅,许多孩子在下象棋;阅览室,是一群热爱书法的孩子在练习硬笔书法;教学楼四楼上,是学生美术组,孩子们正在画着素描;剪纸小组,一群小姑娘用灵巧的双手剪出了美丽的窗花;我被又一阵音乐吸引到了一间普通的教室,没有想到这间简陋的教室竟然是舞蹈房,小姑娘们正在跳着节奏鲜明的舞蹈;在另一间教室,热爱乒乓球的男孩子正在激战抽杀,我走过去也和孩子们打了一会儿乒乓球,开心极了。操场上,是篮球队和排球队的孩子们龙腾虎跃的身影……

    不管哪个小组,我都能看到孩子们幸福的脸庞。他们生活在杜郎口中学真是幸福!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许多远方的人还在为他们“生活在应试教育的重压之下”而痛心疾首地“鸣不平”呢!

    下课铃响了,课外活动课结束了。我看着几个女孩子朝食堂走去,便在后面叫她们:“哎,那几位同学!”

    她们转过来,惊讶地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叫她们,但还是朝我走来。

    我看着一个小姑娘脖子上挂着一个“记者证”的牌子,便问她:“你是记者?”

    她笑着点头。

    我又说:“那你经常采访别人了?”

    她依然笑着点头。

    我说:“那你今天能不能接受一下我的采访呢?”

    几个女孩子都笑了:“当然愿意。”

    我说:“我是来参观的老师,想和你们聊几句。这样,我们到那边树下坐着聊吧,好吗?”

    五个女孩子跟着我来到花园边的柳树下,我们坐在一排椅子上。

    我说:“我是来自四川 成都的老师。你们去过四川去过成都吗?”

    她们摇头:“没去过。”

    我说:“那你们以后一定要去,四川是很美丽的,都江堰、峨眉山、九寨沟……听说过没有?”

    她们睁大了眼睛,说:“知道知道。”

    我说:“不过,现在在我眼中,最美的地方还是你们杜郎口中学!”

    她们笑了。

    我问:“你们都是初一的学生吗?”

    四个女孩子都点头,但一个女孩说:“我是初二的。”

    我又问:“你们在这学校生活和学习,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她们说:“老师对我们特别好!”“非常爱我们!”“非常负责!”

    我继续问:“这种上课方式你们喜欢吗?”

    “当然喜欢了!”她们眼神中流出对我的不理解,好像很奇怪我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

    我追问:“这种上课方式有什么好呢?”

    她们说:“我们自己学,自己讲,记得更牢!”“还锻炼了我们的口头表达能力!”“我们更自信了!”

    “作业多吗?”我又问。

    “平时没有作业呀!老师很少布置作业的。”

    “很少布置作业?那就是说也有布置作业的时候啰?”

    她们说:“是呀!星期六和星期天会布置少量作业。”一个女孩补充说:“一点点,不多。”

我问:“你们每天的睡眠能够保证吗?”

她们说:“当然能。每天晚上九点过就熄灯了,中午还要睡一个多小时呢!”

我问:“中午你们都能睡着吗?”

她们点头:“能的。”有一个小姑娘说:“我还睡不醒呢!”

我又问:“你们都是杜郎口镇的人吗?”

她们说:“是的。”但那位初二的女孩子说:“不,我不是。我来自河南洛阳。”

我很惊奇,问:“河南洛阳?怎么会到这里读书呢?”

“慕名而来呗!我妈妈也是教书的,听说这里很好,便把我转过来了。我是今年春节过后来的。”

我说:“你原来的学校不好吗?”

“不好,在当地属于比较差的学校。”

“那你在原来的学校成绩如何?”

她说:“在班上排在二三十名的样子,中等吧!”

我想,在那样的学校排在中等水平,可见学习成绩是不太好的。

我问:“现在这个学校和以前的学校相比,你觉得有哪些不同?”

她说:“原来的学校上课的时候全是老师讲,我和同学们根本不想听,每天上课都觉得时间很慢。而现在,上课很有趣,因为我和同学们都有事做,我们都积极投入,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那你现在成绩怎样?”

    她说:“还算比较好吧!反正比原来好!”

    我又问:“这所学校和以前的学校比,那个学校的作业负担更重?”

    她说:“当然是原来的学校!这个学校基本上没有课外作业。”

    我问:“你在原来的学校读书的时候,晚上几点钟睡?”

    “至少在十一点以后,作业做不完。”

    “现在呢?”

    “现在九点半,学校统一关灯,我们都睡觉了。”

    本来我还有许多问题想问她们,但我怕耽误她们吃饭,便说:“你们能不能在周末给我写写你们对学校的感受?现在社会上不少人不理解杜郎口中学,有许多误解,甚至还有人造谣诽谤杜郎口中学呢!”

    她们说知道的,因为她们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些人说杜郎口中学的坏话,她们都很气愤,因为完全那些说法不是事实。

    我说:“对这些不实之词最好的回答,就是杜郎口中学学生的声音!”我拿出名片给几位小姑娘:“这上面有我的电子信箱,写好后你们发给我吧!”

    那个河南来的初二女生接过名片看,突然惊叫:“你就是李镇西?”

    我说:“是呀!怎么啦?”

    她无比兴奋:“我读过你的书!我妈妈给我讲过你,妈妈买了你的书《爱心与教育》,还有写你女儿的《做最好的家长》!我都读过的。”

    我笑了:“谢谢你妈妈!如果我收到你们的信,一定给你们每一人寄一本我的著作!”

    小姑娘们非常高兴:“太好啦!谢谢李老师!”

    我说:“我才应该谢谢你们!吃饭去吧!再见!”

    “再见,李老师!”小姑娘们对我挥手。

    虽然在这之前我已经来过杜郎口两次,但当听到社会上一些质疑之声时,我也曾经有过不自信的疑惑:“也许就像其他‘爆发户名校’一样,杜郎口中学也有摆不上桌面的‘秘密’吧!”尤其是对“白天作秀,晚上作假”、“明里暗里挤走差生,优化生源”等说法,我确实不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说杜郎口中学确实是真教育。

    但是,这次来杜郎口之后,我对杜郎口教育的真实性确信无疑了!我无意也无力说服所有至今将信将疑的人,杜郎口中学也不在乎人人都说其好。只要是真诚的人,总会尊重事实的。不过,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有人即使到了杜郎口现场,他也不会相信杜郎口奇迹是真的,他也会总是说 “假的假的”、“演戏演戏”。这也不完全怪他们“固执”,毕竟这么多年来,中国教育乃至中国社会,一夜成名的“神话名校”太多太多, 假的东西太多了,遇到真的也不那么容易让人信服了。

    记得二十年前,我在火车站看到一个妇女吃力地拎着几个大包,我赶紧过去帮她,结果她惊恐而坚决地拒绝,我说我是教师,绝对是真诚帮你。可我越这样说,她走得越快,彷佛我是烈性传染病人。不能说当时我没有委屈感,但我更多的是理解:她可能曾经上过当,所以不敢轻易相信人了。然后理解之后,我是悲哀与愤怒:这个社会骗子太多,让人与人之间失去了起码的信任。

    明天就要离开杜郎口了。晚上,崔校长夫妇请我和光友书记吃饭,作陪的有杜郎口中学的几位老师,还有县教育局的两位老局长。

    饭桌上崔校长请我拿出笔记本电脑,然后通过播放光碟给我们看最近中央电视台关于杜郎口中学课堂改革的一个近八分钟的新闻节目。看完之后,崔校长感叹:“当初我们只想如何摆脱教育质量最后一名的耻辱!于是我们背水一战,进行改革,哪里想到会有今天啊!”

    巧得很,餐厅里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很有礼貌的小伙子,他主动招呼高老师,并自我介绍说他是杜郎口中学毕业的学生,刚刚参加完高考,来到这酒店进行社会实践活动。

    高老师非常感动,说你居然还记得母校的老师。高老师当年其实并没有教过他。我更感动,因为从他朴实的气质,以及礼貌而有教养的言行中,我看到了杜郎口中学的教育成果。

    他问我们喝什么茶,我们说就来菊花茶吧!小伙子便吩咐另一个服务生去准备菊花茶,并特别嘱咐了一句:“记住,有一杯别放糖!”

    原来,他居然还记得崔校长有糖尿病,是不能吃糖的!

    崔校长更没有教过这个学生,但全校孩子都爱他们的崔校长,都知道崔校长身体不好。

    我再次怦然心动。

 

附:刚刚写完这篇文字不久,便从搜狐信箱里收到那天给我聊天的那个女孩的来信——

 

    初遇李镇西

薛熠

    走(应为“昨”,李注)天在上课外活动时,崔校长、张校长、高老师,还有一个外校的老师和他们在一起。我们正在练习《节拍》,或许是因为经常有外校老师来参观杜郎口中学原故,所以并没有在意。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我从教学楼走出来,便看到了那位老师和同学正在座椅上交流着什么,出于好奇,我就走上前去,并加入到他们的讨论当中,那位老师问了我们这样的几个问题:“你们晚上几点睡觉的?”,“你们觉得这种模式怎样?”,“有作业么?”对于以上问题我们几个同学分别作出了回答“晚上9点多就睡觉了。” “觉得这种模式十分能锻炼我们的自主学习的能力。” “平时没有,只有周末才有很少的作业。”在得知我不是本地的学生后就问了我几个关于我在原来学校情况的问题“在你们那里几点睡觉?” “在原来班级的成绩怎样?” “来到杜郎口的感觉是什么?能适应这里的教学模式么?”关于这些问题我的回答是这样的“在原来的学校经常很晚才睡觉,大概到10、11点钟才睡,在班级中的成绩一直是中等,并不是很好,来到杜郎口后没有觉得什么不适应的。”到了最后那位老师把他的名片给我们一人一张,李镇西?我心里不是很肯定的在想。我便问那位老师“您就是李镇西?您还写过书吧?”得到他的肯定回答之后,我很是激动说:“老师,我读过您的书,因为我妈妈是老师,她买了您两本书,我全都读完了。”他听完很惊讶说:“你妈妈是老师?”得到我的肯定回答后,他还告诉我们让我们可以进他的博客给他留言,并且还可以把今天和他谈话的内容写成文章还有在杜郎口的感受一并给他发过去。

    说到来杜郎口的感受,绝对不是一句两句就可以说清楚的,我提炼出来了三个词:1.自主;2.权力;3.舞台。怎样解释呢?自主:这点不用多说,都可以看得出来,在这里锻炼了我们的自主学习的能力,提高了我们自主学习的意识。权力:把课堂教给我们学生,课堂以学生为主,在这里,有一句话给我很大的震撼,砸掉讲台。我以前对讲台很反感,讨厌老师再在上面讲课,我们在下面听课的感觉。来到杜郎口,在课堂上学生权力最大。在杜郎口中学真正实现了老师和学生做朋友这句话。舞台:在杜郎口里只要你站在聚焦处,你的发言大家一定会倾听,所以来到这里后就觉得杜郎口是我所到过的所有地方中,把“倾听”这个词诠释得最好的地方。

    来到这里才知道老师可以这样当,学生可以这样做,这一切或许在别人看来不说是天方夜谭,但也至少是匪夷所思。事实上,这一切都是有杜郎口的老师做出来的。在学校中,如果有错误发生,老师不会去责怪学生,而是先自责——这里的老师从不把责任推到学生的身上,而是找自身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一楼的走廊中有那么多白板,上面好多都是老师的反思。在杜郎口中学所“流行”的并不是怎样推卸责任,而是如何去承担责任。用于承担责任不正是我们这一代孩子所缺少的吗?

    由此我要感谢杜郎口,感谢杜郎口的老师,感谢杜郎口的同学,他们都教会了我他多太多了让我这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东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