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水,能让你喝醉……”——再访杜郎口之一(重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09/20 06:20:55
2010年6月21日,我再次来到杜郎口。这是我第三次来这里了。

    如果说前两次来,我主要是来学习的;那么,这次带着何书记,则主要是来研究的。一来我校搞课堂改革有些疑惑,比如小组建设、课堂评价等等;二来何书记原来在高中任职,到我校后才接触杜郎口,但对杜郎口非常有兴趣,自己看书思考,这次也想实地看看。三来呢,最近因为我不断在博客上发文谈杜郎口,引起了一些争议,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杜郎口是作秀”呀“杜郎口没有人性”呀,“杜郎口的学生只是在接受应试教育”呀,“杜郎口的课堂是演戏”呀,“白天学生展示,晚上老师加班加点”呀,等等,我也想带着这些疑惑,更加深入地研究研究。

    我们是下午四点钟左右到的学校。自然看到了以前看到的景象,就是参观者很多。崔其升校长本来在外地,听说我来了,匆匆赶来。他还是像老农民一般朴实,握住我的手只说“对不起,我迟到了!”

    刚寒暄几句,何书记坐不住了,说去校园看看。崔校长便陪同我们出去转。我已经两年没来了,但转了几间教室,看到孩子们依然精神勃发,积极参与。我对此已不再惊讶,可何书记却大为感动,不停地拍照录像。

    在校园里,我明显地感觉到学校有了许多变化。比如,原来的泥土操场,现在已经修成四百米的标准塑胶跑道了,跑道中间的操场也是绿色的,好像也是塑胶铺成的,可又有些不像。我穿过跑道,走进操场的中间,这才发现,原来还是水泥的,只是涂了一层绿色油漆。我恍然大悟,开玩笑地说:“原来是假塑胶呀!”崔校长嘿嘿笑了:“没那么多钱,节约成本嘛!”

    这时第三节课下课了,我看到孩子们纷纷往操场跑。原来他们今天要训练健美操。张校长告诉我,每天下午第四节课都是课外活动,孩子们根据自己的兴趣,可以参加美术小组,可以参加音乐小组,可以参加舞蹈小组,等等。今天是统一训练健美操。我问为什么要统一训练健美操,她说,孩子们每天做一样的课间操比较枯燥,于是学校便教孩子们做几套不同的体操,这样每周都换着做,增加孩子们的兴趣。虽然下午已经上了三节课,但我看到孩子们依然精神抖擞,在广播音乐的伴奏下,一丝不苟地训练着,橘黄色的校服在阳光下特别耀眼。

    我想到前两次来,孩子们都是没有穿统一校服的,便问崔校长学生是什么时候开始穿校服的,他说是去年开始的。我正想问这不增加孩子们的家庭负担吗?崔校长好想知道我要问这个问题,便说:“孩子们的校服都是学校赠送的,一分钱不收!”“钱从哪里来?”我问。崔校长说:“我们不是收了前来参观的老师的费用吗?这些费用中一部分便用来买学生和老师的校服。”哦,原来如此。“那你们收的这笔钱,都不上交而由学校支配吗?”我又问。“那不是!都得上交。然后如果我们要用,再打报告申请。”

    我想到杜郎口中学最遭诟病的就是收参观费:“商业气息浓厚!”“都成旅游景点了!”……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些钱的用途。崔校长特意带我去参观他们新建的食堂。这座去年九月才投入使用的食堂分两层,一楼是学生餐厅,可以同时容纳全校学生就餐;二楼是外来参观的教师餐厅,也可以让七百教师同时就餐。教师餐厅俨然如人民大会堂的宴会厅,桌椅都是枣红色的实木特制的。崔校长说:“原来没有这间餐厅,来参观的老师都是在旧食堂和学生一起吃便餐。现在条件好了!”我又问修这食堂花了多少钱,崔校长说:“四百万。全是从学校收的参观费里开支的。”也就是说,实际上教育局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投一分钱来修这么漂亮的食堂的。

    我想到两年前来,这里的学生生活很艰苦,一周的生活费仅仅五元钱,现在怎样呢?我问崔校长。崔校长说:“现在学生的伙食可好啦!而且学生吃饭全免费。也是从学校收的参观费里支出的。”

    我们从新食堂出来,来到旧食堂,这里的旧餐桌还没有撤,餐桌前坐着一些学生在看书。原来这里已经改为阅览室了!我心里感叹崔校长真是精打细算,“旧物”利用。阅览室里只有一排书柜,显然藏书不多,但孩子们看得很认真。我注意到一个中年妇女也在那里看书,崔校长好像也不认识,走过去问她是不是来参观的老师。她说她的孩子在这里读书,她是本校学生的家长,来自内蒙。她说着就站了起来,崔校长很热情让她坐下继续看。趁崔校长在给何书记介绍情况的时候,我走到那位家长的身边,她当时正在还书,大概准备走了。我对她说:“可以和你聊几句吗?”她微笑着点头。

    我问:“你来自内蒙那里呢?”

    “呼伦贝尔。”她说。

    “哦,很美丽的地方呀,我去过的。你怎么想到把孩子送到离家乡这么远的地方呢?”我继续问。

    她说:“我有亲戚在山东,听说这学校不错,便把孩子送来了。”

    “孩子现在读几年级?感觉怎样?”

    “初一。孩子很喜欢这里,说这里很好。而且,孩子来这里读书之后变化很大,以前孩子不爱学习,现在爱学习了,特别是自信心增加了。他说这里老师对学生特别好。”说到孩子的学习,她的话突然多了起来。

     “可是,听说这里学生的负担很重。”我问。

    她说:“我不觉得,学校没收多少钱呀!像我们外地到这里来读书的,一年就两千块钱。”

    我笑了:“我不是说经济负担,我是说孩子的课业负担。”

    她说:“那更不重了,孩子说这里上课很轻松很有趣,作业也不多,大多在课堂上完成。晚自习就把所有作业完成了。”

    “孩子晚上睡得晚吗?”

    “晚自习八点五十结束,之后就回寝室,九点过就关灯休息了。”

    看来这位家长对孩子在这里的学习、生活还是很满意的。

    我们在学校转到快七点,本来肚子已经饿了,但我还想看看学生的晚自习,便和何书记一起又来到教学楼。孩子们六点五十开始晚自习。我们从每一间教室经过,时不时走进去看看。有的教师里孩子们安安静静地自习,有的教室里如白天一样“喧闹”,孩子们还在展示呢!在教室外面时不时会看到一群学生在黑板上写题做题,也有老师给他们辅导。我本来很想看学生晚自习是如何预习的,但好像都没有预习,一问学生才知道,再过几天就要期末考试了,各科的新课都上完了,目前正在期末复习呢!我的感觉是,杜郎口的晚自习,的确主要是学生自习,即使孩子们展示,也是围绕复习内容在互相教,也就是互相辅导;也有老师个别辅导的,但我没有看到一间教室里是老师对所有学生讲课。

    从下午老师们陪学生练健美操,到晚自习时老师们对孩子们的个别辅导,我没有从他们的脸上看出疲倦,相反我看到的是他们对孩子亲切的笑容和一种自豪与自信。我突然想到外面传说的“杜郎口的老师很压抑”,心里觉得好笑。我还想到有人说杜郎口“白天让学生展示,晚上加班加点讲课”,“学生每天的学习时间过长”,这些说法很可笑。可以这样说,杜郎口中学在这方面想作假都不可能,因为这里每天都住着外地老师,从早到晚都有熙熙攘攘的老师参观(而不仅仅是白天),每一个老师都是一部监控摄像机,杜郎口中学几乎是透明的了,哪有机会“作弊”啊!

    在晚自习的教室里,有几个细节,让我再次感到杜郎口中学孩子们的素质显然并不仅仅是做题和应试——

    许多教室的黑板上,都有“报到站”三个字,下面是许多孩子的名字。这怎么回事?一打听,原来是这样的,凡是认为自己在学习上对某项知识弄懂了的,便自动到 “报到站”报名,意味着自己可以做小老师了,然后便帮助其他同学。这种自信,这种乐于甚至“急于”帮助同学的心态,难道不是城里许多所谓“优生”恰恰不具备的素质吗?

    在一间教室后面的墙上,贴着一个学生的作文,内容是感恩——

    有一种水,能让你喝醉,这种水叫母爱,因为母爱似水;有一种山,能让你坚韧,这座山叫父爱,因为父爱如山。

    接下来,作文写道作者小学五年级得了阑尾炎,爸爸不敢告诉女儿,怕女儿承受不了,而在女儿面前却若无其事地安慰女儿“没什么”,但父亲却躲在洗手间痛哭……

    这篇文字朴实、感情真挚的作文打动了我。在许多孩子自私自利的今天,这种情怀难道不是一种“素质”?

    在另一间教室侧面的黑板上方,一行长长的字再次震撼了我的心。孩子们用工整的字写道:“面对麦收中忙碌的父母,面对他们那双期待的眼神,在课堂中我们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去学习?积极主动,忘我投入,是献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看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这种懂事,这种体贴,难道不是许多城里名校孩子所不具备的最可贵的素质?

    我想到一些人对杜郎口的误解,感慨道,这些误解者中,有多少人真正来过杜郎口中学啊!

    当然,社会上一些对杜郎口的误解或者逆反,也与媒体宣传时的一些极端化语言有关。所以我对一位媒体朋友说,对杜郎口宣传一定要尽可能客观,不可夸张,否则是害了杜郎口中学。

    赞美也好,误解也好,诽谤也好,都和崔其升无关。崔其升从来不往心里记。他有自己的事业,面对自己所热爱的学校,自己所钟情的教育,他胸襟豁达,心态平和,举止从容,他有自己的追求和幸福。有一个名校长曾在某全国论坛公开骂他,说杜郎口是“骗子学校”,崔校长知道后淡淡一笑,说:“这位校长的学校做得比我们好,他对中国基础教育的贡献远远比杜郎口中学大,影响也远远超过我,我也是学习他才走到今天的。他是我的长辈,我前几天还在学校大会上要我们的老师向他学习!”

    他是一个很单纯的人,甚至很纯粹的人,因为这“纯粹”,他有时候很“傻”,而这“傻”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欢乐。比如,在昨晚吃饭的时候,谈到我后天将去昌乐二中的安排,山东文艺出版社的刘文说派车送我,崔校长马上喝斥他:“你这是对我的侮辱!”

    说这话的时候,餐厅里的电视里正播放世界杯葡萄牙队对朝鲜队,荧屏上的激战让我们连连喝彩,崔校长也和我们一起傻笑。突然,他侧身转过来对着我,满脸认真地问:“哎,大哥,这次中国队怎么没参加呢?”

    大家又是一阵爆笑,“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2010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