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析淄川国之“剧”与北海郡之“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09/21 22:06:57

 

辨析菑川国之劇与北海郡之劇

李  沣

史上到底是一个劇(下面一般用简体“剧”)还是两个剧,经史学家有不同的说法,至今似乎也没有个统一的结论,本文试图就这一问题做一辩析:

《汉书·地理志·北海郡》载:景帝中二年置。属青州。县二十六。这二十六县中有剧,侯国。《汉书·地理志·甾川国》载:故齐,文帝十八年别为国。县三,首县为剧。全祖望曰:“故属秦齐郡,文帝属甾川国,景帝分置。”

《水经注疏》载:“丹水有二源,各导一山,世谓之东丹、西丹水也。西丹水自凡山北流迳剧县故城东。”就是说北流的西丹水的西面,有剧县故城。《水经注疏》又载:“巨洋水┅┅又北过剧县西。”“康浪水北流,注于巨洋。巨洋水又东北迳剧县故城西,古纪国也。”是说巨洋水会合康浪水后,往东北流时经过剧县故城西。这样就有两个剧县,一个在西丹水的西侧,一个在巨洋水的东侧,即古纪国地。对此,赵(一清)云:“按《郡国志》云,北海国,建武十三年,省菑川、高密、胶东三国,以县属。但《前汉志》菑川有剧,北海也有之。此(巨洋水东侧之剧)是菑川之剧,非北海之剧也。”也认为是有两个“剧”。赵(一清)又云:“菑川国之剧,在寿光县东南三十里,亦曰剧南城。北海之剧在昌乐县西北。后汉时,此剧废省,而移北海郡治菑川之剧也。”并明确,这两个“剧”一个在寿光地,一个在昌乐地。

清人叶圭绶在《续山考古录》中也延用此说。他说:“汉有两剧县。一属北海,在今昌乐,而西北去纪城四五里。一即纪城,甾川国治之。名同地近,后人称隶北海者为剧南城以示别。”因此,他在《寿光县》条下注:“甾川国剧县故城在(寿光城)南二十五里。┅┅此即纪国城,今故址内犹有故台。”在《昌乐县》条下注:“北海郡剧县故城在(昌乐县)西十里,又名剧南城。”此说有误,赵一清说的纪南城是菑川国,在寿光东南三十里的剧,非昌乐之剧。

另外,文献中对“剧”还有些别的说法,如:《补三国志》:“剧属东莞”;《晋太康志》:“剧属琅琊”。而清代的经史学家程恩泽在其《国策地名考》中,对剧的地望说的就更难以理解,比如他说:“剧,齐附庸。今淄川剧县。”说剧是齐的附庸,这是对的。但说剧即“今淄川剧县”就与上述各种说法相悖,因今淄川在青州以西,属淄博地区管辖,而我们说的剧在今寿光,属潍坊地区管辖。那么是否在今淄川地域古也有剧县?他还说:“北海之剧,在丹水之西,今在青州府临朐县西南。”在临朐县西南的话,还真是淄川地。这是笔误还是对剧的地望的一个新判断,从文字上还无法得出结论。

综上所述,在汉时古青州地,到底是一个剧还是两个剧?抑或是多个剧?对此问题,经史学家一直有不同的看法,为了澄清问题,必须弄清“剧”的源流,即弄清“剧”的来龙去脉,弄清“剧”的隶属关系的变迁。

 

                      二

 

关于“剧”之源,《水经注》曰:“巨洋水又东北迳剧县故城西,古纪国也。《春秋·庄公四年》,纪侯不能下齐,以与弟季,大去其国,违齐难也。后改曰剧。”鲁庄公四年,即公元前690年,“纪侯大去其国”,也就是齐国灭亡了纪国,从此纪国已不复存,纪国的地盘已成为齐国的邑,所以把这个地区的名字由“纪”改为“剧”。

为什么叫“剧”?说法不一。《通志·都邑略》周诸侯都篇曰:“纪都纪,迁于劇。纪本在东海故赣榆县,纪城是。劇在青丘,临朐县东,寿光县西。亦名纪,音讹为劇。”《通志》的说法不确,纪由赣榆迁于寿光后仍称己(纪),是齐灭纪后,此地才改曰剧;说剧在“临朐县东,寿光县西”也不确,因临朐和寿光两县的地理坐标,不是东西的关系而是南北的关系,临朐在南,寿光在北。但这种说法与程恩泽的说法相类。

关于齐灭纪国后,将纪地改曰“劇”的原因,我想还是因为己、其、箕、劇、籧这些字的音、形、义相似所致。我在《探寻寿光古国》一书中,曾用很大篇幅考证其、其(箕)与籧(注:此籧应把走之去掉,因字库缺字,借用之。带走之与不带走之的两字意同,均为筐属,同莒。)的关系①。《广雅疏证》云:“■、豆、籧,杯落(簸箩)也”;又云:“箥箩,箕也。”《方言笺疏》有“箄篓籅笤籧也。” ”。《玉篇》云:“籧,养蚕器也,饮牛筐也,亦作筥。” “籧,淇水名也。其通语也。”是说“籧”与“淇”、“箕”通。在古文字里,籧、劇是假借字,互通用;籧又与淇、箕相通。古纪国的“纪”,在甲、金文里是“己”,周时无“纪”字,“纪”写作“己”或“”。箕、、籧、劇均是互为假借。因此,把箕、与籧、劇互相通用,在古文字里是常见的现象,即一字多体和同音同义。

剧即古纪国。古纪国的疆域含盖了临朐以北、安丘、昌邑以西、东安平以东的广大地域。因此,古纪国的疆土,在纪国灭亡后,也统称剧。春秋末和战国时期,很多国家都实行郡县制,像魏、秦、楚等,只有齐国没有设郡,而设都②。战国时期的郡也好都也好,都是国家周边的军事要地。齐的五都,除国都临淄以外,还有平陆、高唐、即墨、莒等,都是边防重镇。五都以外的城邑仍沿用旧称。齐国在齐威王时已有一百二十城(《战国策·齐策一》邹忌语),城、邑也类似后来的县。因原纪国疆域很大,剧地就不止一城一邑。原纪都称为剧南城,既有剧南城,也就有可能有剧北城、剧东城,但可惜这些资料失传。汉时,在古纪国都纪台东北有一县名叫剧魁,剧魁应是古剧地东北的一个城邑。齐襄王时封田单为安平君,安平,古纪国邑酅,此地也在剧的范围内。后来又“益封安平君以夜邑万户。”(《战国策·齐策六》)对夜邑,经史学界有不同的解释。夜,在山东有不夜的“夜”,在今荣城;有掖县的“掖”,即今莱州。这些“夜”离安平都较远,益增的安平君封地,不可能在这些地方。对益封的安平君“夜邑”,东汉经史学家高诱注:“夜,一作剧。”东汉离战国时间还不算太远,高诱所注必有其本。照此说,安平君的原封地与新增的万户封地就连在一起了。由此可见,战国时,剧地是安平君的封地,包括原来的纪邑酅和纪酅东部原纪国的一大片地区。这个地区战国时统称剧。

秦兼并六国,建立统一的秦帝国后,实行郡县制,“分天下为三十六郡”,《史记·秦始皇本记》,原齐地为齐郡和琅琊郡。但随后又将郡扩大到四十六个,齐地除齐郡、琅琊郡外,又增设了济北、胶东和东海郡。秦时剧地主要在齐郡,但也有可能它的西南和东南部分地域划归琅琊和胶东郡管辖。

 

                      三

 

秦帝国的寿命很短,前后只有十五年,就被刘邦的西汉政权取代。西汉政权的初期,刘邦将为他夺取政权立下汗马功劳的臣僚封为诸侯王,即异姓诸侯王,如韩信就被封为齐王。西汉初年,齐地是韩信的封地。异姓诸侯王各据一方,对中央政权构成了严重威胁。燕王藏荼、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相继叛变被诛。为剥夺韩信对齐地的控制,将韩信改封为楚王,都下邳,后又将韩信改封为淮阴侯,居洛阳。韩信由掌控原整个齐国地,到最后居洛阳被架空,无地可控。刘邦为了巩固刘氏天下,后来彻底废除了异姓王制,立誓“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史记·吕太后本纪》)实行了分封刘氏宗室子弟为王的同姓王制度。至刘邦死时,被封为诸侯王的刘氏子弟共有九个,其中分封刘邦的长庶男刘肥为齐王。《汉书·高帝纪》载:“以胶东、胶西、临淄、济北、博阳、城阳郡七十三县立微时外妇之子肥为齐王,诸民能齐言者皆以与齐。”汉高祖刘邦把原齐地的73县,以及凡言齐语者都划归齐王刘肥管辖。这时,西到济南,北到渤海、东到胶东、胶西,南到城阳,都是齐王刘肥的天下,此时无独立于齐王以外的北海郡。

同姓王权势日益膨胀,对中央政权构成了威胁。为削减诸侯王的权势,根据贾谊的主张,实行“众建诸侯而少其力”,把诸侯王的封地再分封给诸侯王的子孙,这样诸侯王俞愈分愈多,诸侯的封地越来越少,权势也就愈来愈小。齐王刘肥子九人。汉惠帝六年,立齐王刘肥太子刘襄为齐哀王。转年,惠帝崩,吕太后称制,封刘肥子刘章为朱虚侯,立刘肥子营陵侯刘泽为琅琊王,“分齐国为四”(《汉书·高五王传》)“文帝元年,尽以高后时所割齐之城阳、琅琊、济南郡复与齐。”(同上)说明“分齐国为四”就是把东南面的城阳、琅琊和西面的济南割了出去。也说明这时有郡称,但各郡都在齐王的管辖之下。这时城阳、琅琊以西,临淄以东的郡县名称无载。

文帝二年,立朱虚侯章为城阳王,都莒;东牟侯兴居为济北王,都博阳。后济北王兴居谋反被诛。

文帝四年,封齐悼惠王子七人为列侯。至此,齐悼惠王九子中,二人为王,七人为侯。

文帝十五年,齐文王薨,无子。“时悼惠王后尚有城阳王在,文帝怜悼惠王适嗣之绝,于是分齐为六国,尽立前所封悼惠王子列侯见在者六人为王。┅┅孝文十六年,六王同日俱立。”(《汉书·高五王传》)这六人为:齐孝王将闾、济北王志、菑川王贤、胶东王雄渠、胶西王卬、济南王辟光。从此有了菑川国。

《汉书·地理志》载:“甾川国,故齐,文帝十八年(《高五王传》为十六年,王念孙云:十八年应为十六年)别为国。”县三:剧、东安平、楼乡。也就是说,从文帝十六年才有了甾川国。甾川国辖三县,都剧。东安平,即春秋纪邑酅,《一统志》曰:“故城今临淄县东十里。”楼乡,钱坫曰:“今青州府诸城县西南有楼乡。”但这个楼乡与菑川国相距太远,中间还隔着安丘、潍县、昌乐,似乎菑川国的疆域还没有扩展到此。菑川国有三县,国都在剧,东安平在剧之西,楼乡似应在剧之东。贾效孔先生在《寿光考古与文物》一书中列表明示,纪台东北的田马镇有娄家村,村北的后埠岭,出土周、汉遗物;相邻有步家楼村,村西土埠有汉遗迹。娄家之“娄”和步家楼之“楼”,似乎 汉时菑川国的楼乡有关③。若果真如此,西汉时的菑川国,以剧为都,西到临淄东,东到今寿光稻田镇,与潍坊和昌乐相邻。

汉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吴、楚反,胶东、胶西、菑川、济南王皆发兵应吴、楚。”(《汉书·高五王传》)景帝发兵讨伐,“齐孝王惧,饮药自杀。而胶东、胶西、济南、菑川王皆伐诛,国除。独济北王在。┅┅济北王志,吴、楚反时初亦与通谋,后坚守不发兵,故得不诛,徙王菑川。”菑川国虽参预谋反,后仍予复国,将原济北王刘志继菑川王位。

“元朔中(即汉武帝元朔中,公元前127年前后)齐国绝。悼惠王后唯有二国:城阳、菑川。菑川地比齐,武帝为悼惠王冢园在齐,乃割临淄东圜悼惠王冢园邑尽以予菑川,令奉祭祀。”(《汉书·高五王传》)元朔“二年冬,赐淮南王、菑川王几杖,毋朝。”(《汉书·武帝纪》)至此,菑川国,又以原济北王刘志及子孙延续存在。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汉武帝对菑川国情有独钟,因此,菑川王在汉武帝时,得到了朝廷的的厚爱。“割临淄东圜悼惠王冢园邑尽以予菑川”,汉武帝把临淄以东的大片土地,“尽以予菑川”,临淄以东到底东到哪里?到底把多少县邑“尽以予淄川”?史书虽无载,但从五凤中“有诏:削四县”看,菑川国在武帝时,最少也有七县。所削四县应在剧和楼乡的北面和东面。

武帝赐菑川王几杖,是对菑川王的尊重和厚爱。《礼记·月令》:“养衰老,送几杖。”送几杖,即敬老。武帝送几杖给手下的菑川王,表明菑川王深得武帝的关爱。在这个时间段内,菑川国疆域很大,她的国都剧似应处在菑川国的中心位置,因此剧地(县)的任何一个城邑都不可能归北海郡管辖。

《史记·年表》所载建元以来王子诸侯者中,淄川王刘志(懿王)之子十二人于元朔二年封为侯,具体为:原侯刘错封剧,夷侯刘高遂封壤,夷侯刘赏封平望,敬侯刘始昌封临原,节侯刘宽封葛魁,侯刘胡封益都,戴侯刘强封平酌,夷侯刘墨封剧魁,侯刘守元封寿梁,侯刘衍封平度,康侯刘偃封宜成,哀侯刘奴封临朐。在这个时间段内,临淄、益都以东,临朐以北,平度以西,都是菑川王刘志的天下,这时不可能有北海的剧。

剧,古纪国,地域很大。《汉书·地理志》云:“剧,义山,蕤水所出,北至寿光入海。”《齐乘》二:“尧水,一名蕤”;义山“亦名尧山。”《寰宇记》引伏琛《齐记》:“尧山南有二水,名东、西丹水。”由此可知,现昌乐境内的尧山、尧水(尧沟),与丹山、丹水是一致的,汉时都为剧县地。因此,说《水经注》中的“西丹水自凡山北流经剧县故城东”,这个故城东的剧就是北海郡剧县,就是昌乐西十里的剧,这一说法肯定有误。现昌乐西十里也好,昌乐故城也好,尧水、尧沟也好,在汉武帝时,都是剧县,都是菑川国辖地,与北海郡无涉。

《汉书·高五王传》载:菑川王刘“志立三十五年薨,是为懿王。子靖王建嗣,二十年薨。子顷王遗嗣,三十五年薨。子思王终古嗣。”五凤中,青州刺使奏:终古禽兽行,乱君臣夫妇之别,悖逆人伦,请逮捕。“有诏:削四县。二十八年薨。”时间到了“五凤中”,也就是汉宣帝晚期,即公元前57年前后,青州剌史向宣帝奏菑川王终古的禽兽之行,并奉诏逮捕了子思王终古,削其菑川国四县。这时,菑川国在王室的地位已今不如昔,而元封五年(公元前112年)设置的青州剌史部,已有了相当大的权威,他可以奏请并处置菑川王和菑川国。削其四县后,这时的菑川国就只剩下了东安平、剧和楼乡三县了。也有可能这时剧县的东部一部分被削给了北海郡。

终古薨后,子考王尚嗣,五年薨。子孝王横嗣,三十一年薨。子杯王交嗣,六年薨。子永嗣,王莽时绝。”(《汉书·高五王传》)据《汉书》载,刘志子孙八代为菑川王,前后相继170余年。也就是说,在这170余年间,剧始终是菑川国的都城。王莽篡政后,菑川国绝,菑川国的辖地,包括剧,划归了北海郡。这时的北海郡也就有了剧县,而且是整个的剧县。

                          四

 

班固《汉书·地理志》载:北海郡,景帝中二年置,属青州。县二十六:营陵,或曰营丘,莽曰北海亭。这一记载能告诉我们的信息是:北海郡是景帝二年,即公元前155年,也就是西汉政权建立后的第51年设立的;北海郡隶属于青州,这是个极笼统的说法,因为青州剌史部,即汉十三州剌史部是武帝元封五年,即公元前106年设立的,因此景帝二年(公元前155年)时还没有青州剌史部;北海郡辖二十六县,这也是个模糊的说法,这是对整个西汉北海郡所辖县数的笼统概括,因为景帝二年设郡时,北海郡不可能有这么多县;郡治营陵,或曰营丘,因为班书所列郡的首县一般就是郡治所在地,这如同诸侯王国所列首县即国都所在地一样。严耕望云:应治营陵,但无确证。营陵,《春秋》谓之缘陵,《一统志》,故城今昌乐县东南。如果北海郡治在昌乐县东南的话,就离剧国太近了。

通过对上述班书所载北海郡的分析可以看出,《汉书·地理志》为我们提供了大量可贵的地理信息,但班书《地理志》中也有很多不实之处,对这一点,谭其襄先生主编的《汉书·地理志汇释》代序中是这样一段表述:“在历数《汉志》的优点之后,还必须指出它的不足之处。┅┅西汉政区的设置和废弃在二百年间是经常发生的,因此一讲行政地理就必须与一定的年代相联系。但是作为《汉志》主体的行政地理恰恰是两份不同断代年限的资料的混合,郡国一级的名目以元始二年初的版籍为据,而各郡国所属县邑却反映成帝元延绥和间的情况,由此产生了某些王国下属侯国这样与历史事实不符的矛盾。”④)在长达200年间的西汉历史上,郡和国的关系,郡、国下属的县邑的变动和设废,是在一定的年限内发生的,脱离了这些年限,笼统地罗列郡或国所辖的县邑,就必然有很多的混淆。说北海郡属青州,说北海郡有剧县,就属于这种情况。在一定的时间段内说北海郡有剧县,这是对的;笼统的说北海郡有剧县就是错的。一切都随着时间变动,而《汉志》的不足之处就是在叙述郡、国、县的相互关系时,脱离了具体的时间和背景,产生了各混淆。

《汉书·地理志》言北海郡,景帝二年置。但景帝二年为什么置北海郡?当时的北海郡包括哪些县邑?这些县邑是怎么来的?郡的治所在哪里?这些问题《史记》、《汉书》中都没有确切的记述。为弄清这些问题,我们需把北海郡周围的郡、国的变动进行梳理,然后再推论北海郡的形成过程和有关问题。

菑川国的西邻,即秦、汉的临淄郡。汉高帝六年(公元前201年)“以胶东、胶西、临淄、济北、博阳、城阳郡七十三县立子肥为齐王。”都临淄。临淄是个古老的名字,战国时特别辉煌。汉时是齐王的都城。班固《汉志》载北海郡首县为营陵,亦曰营丘。因此有些经史学家说这个营陵(营丘)即临淄。临淄先为临淄郡治所,后为齐国都。齐悼惠王刘肥孙齐文王“十四年薨,无子,国除。”齐国就变成了齐郡,治临淄。因此临淄是齐郡的治所,不可能是北海郡的治所。说北海郡治所营陵,是昌乐东南的原营陵(缘陵)就有了很大的可能性。

菑川国的西北是济北郡,后为济北王刘志的王国。刘志徙王菑川后,济北地入于汉,后为千乘郡,所辖的博昌、乐安,都在今寿光的西北。

菑川国的东部原有胶东、胶西国。因胶东、胶西国参与了吴、楚叛乱,胶东、胶西王被诛,辖地一部分并入东莱、琅琊郡,而大部分恐怕并入了北海郡。因此,当时北海郡所辖的县邑,大部分就是今寿光地域的古城邑。到了西汉的末期,古菑川国也划入了北海郡。谭其襄先生主编的《汉书·地理志汇释》编者按曰:“景帝二年,‘胶西王卬以卖爵有奸,削其六县。’此时胶西国东有胶东,南有城阳,西北有菑川,都是诸侯王国,不能容纳所削之六县。推测六县之地于此时置为北海郡。《汉志》北海郡所领二十六县,绝大部分为王子侯国,其中得胶东者十,高密者二,城阳者一;又有二县(应为六县)自淄川国削来,一县自胶西国削来。因此景帝时之北海郡实尽六县,这正是景帝二年削自胶西王卬的六县。”⑤)这一分析判断非常正确,而且非常准确。北海郡所辖二十六县,是在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中形成的,初期的北海郡只有六县;当北海郡所辖县达到二十六个时,原来那些诸侯王国已不复存在了。当菑川国存在时,北海郡就不可能有剧县;当北海郡有剧县时,就没有菑川国了。

 

参考文献:

①    李沣:《探寻寿光古国》第126、127页,齐鲁书社2011年版。

②    杨宽:《战国史》第229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③    贾效孔:《寿光考古与文物》第44页,中国文史出版社2005年版。

④    谭其襄主编《汉书·地理志汇释》代序,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年版。

谭其襄主缟:《汉书·地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