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尼春风(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09/21 22:09:57
午尼春风(壹) QQ:2586627842 来自福建省莆田市仙游县鲤南镇柳坑街虎啸山◇林龙江纪念馆          小时候我就知道乡亲们不管是婚嫁、动土、乔迁或是出行,都要悄悄地去问“先生”,这位几乎是广大乡亲平常生活所离不开的顾问“先生”究竟是何方神灵呢?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年纪还小,同时民间信仰被视作封建迷信,“三一教”处在地下活动,我是难以弄明白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的开放,我才逐步知道原来莆仙乡亲所敬奉的“先生”就是林龙江——明代“三教合一”创立者,是兴化大地继妈祖之后又出现的一位圣人。          三一教不是鼓动世人“出家”,抛弃妻子,远离红尘,去独自修练成仙成佛,而是倡导世人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做一个真正的人:每个人都要敬业,忠于自己的职守,为人处世要讲诚信,不要欺诈,要乐善好施,不要为富不仁。在家里要孝顺父母,兄弟友爱,夫妻和睦.........林先生不仅这么倡导,而且自己还这样身体力行。在倭寇入侵兴化时,他几乎捐出所有的家产,来扶贫救困,来掩埋、火化、超度数以万计惨遭倭寇杀害的乡亲.........现在人们普遍哀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到处充满着欺诈,不孝不仁、无耻无义的现象比比皆是,而求神问卜,以祈得到菩萨的保佑,因此而信奉“三一教”的人数也就多起来了。我想,敬奉林龙江先生,就应该学习他的精神,从我做起,做一个有道德的人。这样做的人多起来了,风气就会逐步改善,和谐社会才能逐步实现。        仙游林龙江纪念堂编印了《午尼春风》这本小册子,简明地介绍了林龙江的生平事迹和他的宗教思想,对人们了解“三一教”真义很有帮助。因此我十分赞赏这本小册子,谨为之作序。 郑怀兴       稿于乙酉年初春                                         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注:郑怀兴先生现任:福建省文联副主席                                        福建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引言         林子,名兆恩,尊称三一教主、三教先生、先生。生於明朝正德十二年(1517)丁丑,七月十六日寅时,逝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戊戌,正月十四日寅时,享年八十二岁。福建莆田城里赤柱巷人。据上海辞书出版社1999年《辞海》(缩印本)1538页记载:“林兆恩(1517—1598),明福建莆田人。子懋勋,别号龙江。为儒生,应试不第,转而治儒家身心性命之学,提倡儒道释三教合一说。嘉靖末,倭寇大举侵扰福建,曾撰《防倭管见》,建议城乡举办团练御倭。隐居东岩乌石山时,道号子谷子、心隐子,弟子不下数千人,被称为三教先生,后称三一教主。著书数十万言,有《三教分摘便览》、《三教会编》等”。           先生家世出于澹州同知林淇之后,继七代书香,为官者正,为民者善。祖父林富,号省吾,与其叔同榜进士。林富官授兵部右侍郎,湖广巡抚,躬廉任职,以德感人,著《两广疏稿》24卷,忠政爱民流传于世。父枞谷,大学生。兄兆金,嘉靖庚戌进士,任南京户部主事。弟兆居,郡庠生。 一、爱国恩民 官家子弟学前贤,御寇名儒载史篇。济世扶贫行善德,千秋道义映江天。          先生幼年好学。13岁起,每每出门,皆带银济困助学。母问之,答曰:“损有余,补不足,天道也”。16岁著《博士家言》,词锋焕发。18岁应童子试,被省督学评为见理之文,补邑庠生。24岁被省督学选命作《似古诸书》,才学过人。27岁补郡庠生。30岁时,小仙卓晚春来到林府为先生点窍曰:“麒麟其事业,当代其文章。”先生因而弃举子业,专心研道。35岁开始收徒授法。为大道复明而立德立言贡献一生。          嘉靖23年,先生及其兄弟遵父嘱,家有千金债券送还各债户,免户偿还。          嘉靖34年,严冬多雨,倭寇逼莆田城甚急,先生以酒食钱粮慰励守城卫士,以鼓抗倭勇气。          嘉靖35年,莆田疫气流行,病死者多,先生常卖田造棺,并以钱粮施舍贫民,以安人心,鼓舞卫士守城。          嘉靖37年,倭寇再度侵我东南沿海,占福清逼莆田。时广兵过境驻莆。先生受众豪绅委托,与广兵面约,若能退敌,酬予千金。广兵退敌后,豪绅不仁,逃窜避酬。先生挺身而出,自付百金,不足以酬。广兵怒,执先生于教场殴辱。先生仍神色自然,说之以理,现场群众深为感动。后由民众筹金赎释。先生重伤不起,仍咏歌自若。各界同仁,前往探望,一致赞曰:果圣人之行也!地方官以“一券全城”匾奖先生。           先生素以虑国忧民为出发点,撰《防倭管见》一文,上表朝廷,建议守土之官,应依靠民众,全民练兵,军民联防、联村,自卫互救。倭寇虽凶,但也难逃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此战略战术,官府不采纳,故倭祸八年,任其烧、杀、奸、掠,民不聊生。          嘉靖39年,倭掠城郊,民逃入城,民房寺庙皆满,饥寒多病。先生带领善人,以钱粮、草席、医药等,救济灾民。          嘉靖40年,倭又迫城。且瘟疫流行,先生怜怃,命弟兆居等70人在城内外收尸二千多具,分男女,火化葬于太平山。          嘉靖41年2月,遣刘献策、僧明珪等,雇北京僧、漳州僧、平海僧十余人,配合门徒在城内外收尸五千余具。又命僧云章、法从、道士何佐等数十人,在南北洋收尸万余具,火化安灵。感动郡守陈瑞龙,亦捐钱米救济。并表扬先生。          同年3月间,又瘟疫流行,一派悽惨,人心弄鬼。先生书“道德龙虎伏,德重鬼神钦”。并写“正气”两字,命门人复制,分贴各家门口,给予鼓气,心正不怕鬼。5月间,又命僧云章等20多人,收尸四千多具,积薪火化。11月29日子夜,莆田城陷,先生一家由好人护送,从北门而出,居镇前村。倭踞城后,大肆杀掠,戚继光一站得胜复城。戚家军回浙江后,倭又乘机卷土重来,蛮行大杀,尸横城野。知府奚世亮、训导卢尧佐战死,剩下民众逃荒。传说“鼓楼前街道不见人影;梅峰寺围墙钉满身尸”。数月后,遍地遗尸,臭不可闻。倭无奈退居平海,又是戚家军重来,灭敌无数,倭逃下海。         嘉靖42年春,先生回城,命刘献策等30多人,负责分组,在城内外收尸五千余具,遗骨百余担,火化葬埋,并发动民众,清扫城内外卫生。                莆仙倭患八年,至嘉靖42年(1563年)农历11月间,倭寇再次纠集了一万五千多人,从东沙登陆,直逼仙游城,并用“吕公车”轮番攻城。当时,仙游知县陈大有效法龙江抗倭精神,临危不惧,大义凛然地表示:“吾誓与此城共存亡!”在他的激励下,城内人心振奋,同仇敌忾,军民协力加固土城,增设木栅,坚持战斗50天,多次击退攻城的倭寇。当倭寇不备时,城内又组织敢死队出城偷袭倭营。          时仙游县城被杀害者多,先生命许梦笔、吴梦龙等,召集当地门徒收尸八百余具,火葬于城北。新任知府易道谭也以“清修”匾奖先生。          在仙游城被围前夕,戚继光已升为总兵。为了救援仙游,在一个漫天浓雾的早晨,他带兵一万,悄悄地分东门、南门两路,风驰电掣,强渡过虎啸潭,大战仙游城,经“十八战”、“九战尾”,血染红哗溪,打得倭寇抱头鼠窜。戚家军在仙游军民的配合下,一举推毁倭营3座,歼敌无数,救出被掳群众三千多人,功获全胜。兵家赞曰:盖自东南行兵以来,无有如此军威之震,无有如此军功之大。         为了纪念戚继光,众议塑像建堂,先生首捐田园30亩,并贴告募金共建竣工。         为询牢记历史,在倭寇退城后,逃难者及幸免者相率到亲友家探死生,然后于初四、初五回家重补除夕团岁过年关。         万历18年,大旱民饥,先生带门人四出访贫,后施谷数百石,施金百余两。按院大尹书赞先生:“学行并崇,恩施独厚”。还以“尚义”匾奖之。          万历20年,常太里沧溪水深流急,渡人多失事。先生获悉后,承董其事,首付二百金,命门人督造沧溪大桥。后感善人,赞助一部份,,再由先生包建成功。按院陈子贞致书赞曰:“业诗书而志甘泉石,守道义而恩及里闾”。并以“高风劲节”匾奖先生。         万历22年,岁歉饥荒。先生立社仓、建义田、倡平粜、办义学、济灾民。捐金七十两,粮一百石,送入龙坡社义仓。         先生素行大义,莆田县学教授刘士锐查勘上报,列举十三例恩民善事。         林龙江先生一贯以圣人之心、圣人之行,倾家施尽万金不足道,更为爱国恩民致力献丹心。抗倭济世,名垂青史!   錄入:許威;責任編輯:許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