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中国:欧洲的文化大革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09/21 22:02:39

欧洲的文化大革命

 

 

话说500年前,中国和欧洲差不多啊!如果一定要分个高低,咱们还可以说领先呢!

那时欧洲还相对落后——文盲遍地,没有印刷书刊。中国文盲当然也不少,但有印刷书刊,另外中国GDP还是世界第一。仅凭陶瓷和丝绸两种“高科技”产品,就让欧洲的银子花花流向中国。然后呢,西方就开始起跑了!这次起跑,源于一场旷日持久的“文化大革命”。

文艺复兴的文化准备

确切地说,欧洲这场声势好大的文化大革命是从文艺复兴开始的,且为真刀真枪的革命做好了准备。

伟大的文艺复兴运动,以意大利大诗人但丁在1307—1321流放期间写的《神曲》为标志。但丁与《十日谈》的作者薄伽丘和《歌集》的作者彼得拉克并称文艺复兴前三杰。

关于文艺复兴意义,有很多说法,其实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发对宗教组织,讴歌人性化,倡导人性的解放和自由。

但丁的《神曲》说到底,就是跟宗教组织唱对台戏,彻底颠覆梵蒂冈教会的种种说法;薄伽丘的《十日谈》用大量篇幅,揭露了神职人员荒淫无耻的生活,也讴歌了人间纯美的情怀;《歌集》干脆就是彼得拉克同学写给自己情人劳拉的情诗。

但丁《神曲》是用佛罗伦萨地区的方言(口语),现代意大利语就这么诞生了!欧洲人自由谈恋爱,也是从那个时代开始的——你说这两项,咱们是不是早就落伍了?

文艺复兴“后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三人中,达•芬奇是个杂家,拉斐尔昙花一现;米开朗基罗才是真正的领军人物。米开朗基罗的代表作《大卫》裸体雕像完成后,就矗立在佛罗伦萨老宫的门前。他在梵蒂冈教皇的私人礼拜堂西斯廷小堂正面墙壁上创作的《最后的审判》,不但让所有人都赤身裸体,甚至连耶稣和圣母玛利亚也一丝不挂——把人性化和人体的美,表现到了大逆不道的程度(今天看了,是不是也很顶眼?对了,我们还不怎么开放呢!)。

文艺复兴前三杰中,除了但丁、彼得拉克受到了政治迫害,其他人似乎都活得不错。其中米开朗基罗等人从小就享受到了真正的希望工程——年仅13岁就被包养和培养,长大了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宣泄自己的艺术才华。米开朗基罗给教皇开出的条件就是:“我要多少钱就多少钱,我要画什么就画什么;我要画多长时间就画多长时间,我没画完谁也不许看”。是不是史上最牛的艺术家?老米头当年离开罗马的时候,硬是从教皇那里拿走了6000个金币!按今天的汇率计算,应该有6亿人民币吧?

文艺复兴是贯穿欧洲崛起全过程的一条主线,而且从文化波及到科技,最终和科技比翼齐飞。文学的莎士比亚,塞万提斯、歌德、巴尔扎克等,音乐的贝多芬、莫扎特、斯特劳斯等,科学的哥白尼、伽利略和牛顿等,都为欧洲的文化和科技进步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好在西方对待有思想的人,最多是流放,没有死罪。因此,尽管这些人是触犯了法律(梵蒂冈的),但只有一个科学的卫道士布鲁诺被烧死,其他人都可以活着,甚至可以活得很好。这种对艺术人才的扶持、关爱和尊重,咱们好像从来都没有。这得感谢基督教,毕竟对人性和生命是尊重的。

中国明清以后,大兴文字狱,写诗作文犯了忌讳不是掉脑袋,就是“诛九族”、甚至是“诛十族”。写点东西咱不说,有人发现人是靠大脑思考,而不是用心思考,被杀了;机枪也是中国人最先发明的,清朝皇帝说了,不用!一代代,中国皇帝的御用学者前赴后继地在儒家臭粪堆里找象牙。秀才文人的出路,就是给权贵当幕僚,给皇帝当奴才。试想,一个民族缺少了独立的思考者,岂不就一群盲人?

这就是,是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之一。

宗教革命的导火索

直到今天,人们还称500年前发生在欧洲的那场重大宗教变革为“宗教改革”或者“宗教革新”,这显然是不准确的。正确的说法,那就是一场革命,而且是真正的革命。

千万不要对革命这个词犯感冒,革命没什么不好,关键是要革什么命。要革别人的命,这是一个问题,要革别人和自己的思想的命,我看可以有。

不得不说说马丁•路德同学,他是一个优秀的“三好学生”,真正的对国家好,对民族好,对人类好的“三好”。

确切地说,马丁•路德(14831546)同学曾经只是个傻傻的教徒。马丁•路德大学毕业进过修道院当修士,这和清华大学生毕业当和尚有一拼。不同的是,他绝不是盲从者,成为神学教授后,开始了自己的独立思考。后来,他听说不少关于罗马教会的龌龊事儿,一直不大相信。15101511年,他两访问罗马,结果发现,所谓的教皇和大主教,不过是些表面冠冕堂皇,背地里贪污腐败,整天包小三、养二奶的主儿。于是他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宗教和教会是两码事儿,不能混为一谈。宗教,信一个耶稣,一本《圣经》就足够了,其他神马都是浮云。教会吧,也就是一个最容易念歪经的组织,如果不加限制,这个组织就最容易为所欲为,甚至会信口胡说,恣意妄为。比如,共产主义总的相信吧?得了,他们就会拿什么社会主义来诓你;社会主义不灵了,他们就会拿初级阶段来继续忽悠——一个道理。

那时候的德国,愚昧得很,被誉为“教皇的奶牛”。梵蒂冈没钱搞面子工程,没钱腐败了,没钱给情人了,就去德国挤奶。这不,梵蒂冈要重修圣彼得大教堂,工程浩大,就去德国发“赎罪券”。人不是生来就有罪吗?现在好了,只要“钱币在钱柜里叮当作响的时候,你的灵魂就会应声飞入天堂”!扯蛋扯蛋都扯到这个程度!

本来马丁•路德还找不到突破口,这下好了,赎罪券就是最好的靶子!15171030日,马丁•路德把名为《论赎罪券的功效》的95条论纲贴到了威登堡大教堂的大门上——欧洲的文化大革命,也是这样由一张大字报拉开了序幕。

95条论纲把赎罪券批得一无是处,可把梵蒂冈教皇急坏了。不过,教皇开始挺厚道的,既没跨省,也没封口,而是组织一批高级神职人员和马丁•路德进行公开辩论。没想到小马同学“舌战群儒”,把他们一个个驳得哑口无言。教皇还能怎么办?只好给马丁•路德扣帽子,说他反基督反耶稣,是个“十恶不赦的异教徒”,并下令任何人可以杀死他而无罪。

可惜啊,可惜,德国人觉醒了,理屈词穷后下的命令是没有人会执行的。

马丁•路德同学被萨克森国王保护起来了,在一个坚固的古堡里住着,可以无忧无虑地翻译《圣经》。恰好德国人古登堡发明了现代印刷技术,印的第一本书就是《圣经》。(此前德国人只能听传教士讲,说啥是啥,不识字,更没书。

马丁•路德同学的另一个贡献,就是他的翻译,标志现代德语(现代英语也是这个时候形成了)诞生了。看懂了没有,德国的白话文也有500年了,咱们今天,白话文是主流了吗?

多国战争打响了

革命嘛,不就是杀人嘛!这又不是咱们的专利。

说世界大战,那是历史学家的说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欧洲已经打过多次世界大战了。欧洲因为宗教发生的系列战争,就应该算一次。而且,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是文艺复兴运动的必然结果,并彻底改变了欧洲的历史走向。应该说,后者——宗教战争意义更大。

马丁•路德的《95条论纲》发布后,欧洲各国对罗马天主教的态度开始分化,新教实力迅速抬头。这有点像今天中国的毛派和民主派,两派自然是水火不相容的。

祸起捷克。捷克曾经是德国(神圣罗马帝国)的一个邦国。1609年,德皇颁布特别法令,承认捷克新教派的合法地位,允许捷克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没曾想,德皇1616年任命的捷克国王费迪南背信弃义,撕毁诏书,宣布禁止新教活动。捷克国会首先发难,宣布不承认费迪南为国王。1618年,523日,布拉格民众发动起义。民众冲进王宫,按照捷克人惩处叛徒的习俗,将国王的两个钦差从窗口投入壕沟。

这个有名的“掷出窗口”行动,成了30年宗教战争的开端。

布拉格起义后,捷克四面楚歌,天主教同盟的军队大兵压境。国会于1619年推举新教同盟首领巴拉丁选帝侯腓特烈为国王,在谋求英、法、荷等国援助后,于当年6月,主动向奥地利维也纳进军,与天主教同盟的军队展开决战。这时候捷克的后方出事了。同年828日,德皇马提亚斯病逝,新当选的国王费迪南二世(需要梵蒂冈天主教承认的),为了获得天主教同盟的支持,同意出兵镇压捷克起义。年底,天主教同盟的军队解了维也纳之围。次年底,布拉格被攻陷,新教教徒财产被没收——捷克起义宣告失败。第一次宗教战争,宣告结束。

1625年,得到法、英、荷支持的丹麦,出兵德国,试图消除天主教同盟和德国胜利带来的影响。德国内部的新教诸侯,也遥相呼应。德皇任命捷克大贵族瓦伦斯坦为皇家军队总指挥,这个拥有10万公顷土地和10万军队的瓦伦斯,坦居然力挽狂澜,连打胜仗,丹麦被迫退出了战争,还丢了两个港口。

此后,宗教战争又进行了两次。西班牙、意大利都被卷入,最终天主教同盟和新教同盟打了个平手,双方达成《韦斯特法利亚合约》而宣告结束。

与此同时,英国、法国等各国内部、地区与地区以之间新教和天主教的冲突和战争,一直接连不断。英国的“光荣革命”,就是一场宗教革命。英国的第一次革命发生在1641年,革的是君主专制的命,第二次革命就是这个“光荣革命”,革的是宗教桎梏和思想枷锁的命。两者孕育的,才是给人类带来巨变的英国“工业革命”。背负着君主专制和天主教双重桎梏的法国首都巴黎,一直是新旧思想交替焦点,巴黎的塞纳河一度飘满基督新教教徒的尸体。尸体清理完毕后数月,人们又在塞纳河上的一个小岛,发现了五六具复仇难闻的遗骸,惨!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历史变革中,一部分基督新教教徒不堪受迫害,没有看到胜利的果实,就登上了“五月花号游船”,踏上了刚刚被发现的美洲新大陆。这就是美国最早的一批移民,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直到今天,也是一片自由土地的根本原因。

说一个很小,但很重要的小插曲。宗教战争期间,瑞士的伯尔尼基督新教大军占领了洛桑和日内瓦,两地经过全民公决,加入了瑞士。伯尔尼大军占领期间,摧毁了那里大批的天主教教堂,著名的洛桑大教堂因为太坚固而侥幸留到今天。洛桑和日内瓦地区,从此成为思想活跃,文化发达的代名词。洛桑的酒店管理学院、日内瓦大学等,都是知名的国际学府。知道日内瓦为什么能成为众多国际机构的驻地吗?当年新教理论的奠基人、新教的“教皇”加尔文1536年起曾经执政日内瓦,日内瓦因此有“新教的罗马”的美誉。而今天的世界,正是基督新教国家主导的世界。

欧洲的文化大革命,历时时间更长,斗争更残酷。但这场革命的结果是,人们获得了信仰和表达的自由,带来的社会政治、文化、科技和经济的全面腾飞——以基督新教为代表的国家,因此率先步入人类现代文明。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时间短,折腾更凶,最终演变成扭曲人性的窝里斗。更可悲的是,文革后,中国人全部闭上了嘴巴,全部一个鼻孔出气!

就一个字: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