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人刘仁嗜弈:血燕真相:血色系鸟粪熏烤而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20/01/22 12:48:25

  血燕亚硝酸盐严重超标  血色竟是鸟粪熏烤而成

  今年四月,浙江省丽水市工商局接到消费者举报,消费者称怀疑自己购买的血燕有质量问题。六月,丽水市工商局开始对辖区下的血燕产品进行抽查,这一查发现了大问题。

  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处处长  潘炜:结果发现亚硝酸盐含量非常高,然后丽水市工商局就向省局汇报,省局根据这个情况认为市场上其他产品也可能有问题

  亚硝酸盐,一类无机化合物的总称,主要指亚硝酸钠,具有毒性,食入0.3~0.5克的亚硝酸盐即可引起中毒甚至死亡。在一定条件下会转化为致癌物质,长期食用含有过量亚硝酸盐的食品将会增加患癌风险。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  季峰:致癌物的强度来分分为五类,一类是最强的,二类是比较强,三类是模棱两可,四类是基本不致癌。亚硝酸盐属于一类致癌物。实际上主要是刺激人体产生大量的亚硝胺和一氧化氮,亚硝胺和一氧化氮实际上是细胞的信号传导分子,会引起我们体内固有的致癌的基因的激活和原癌基因的释放,导致我们正常的细胞,尤其是胃,胃的上皮细胞,由正常细胞变为不正常细胞,最终变为癌。

  燕窝中根本不允许有亚硝酸盐

  7月13日起,浙江省工商局出动执法人员2000余人次,对全省范围内血燕产品进行了抽检,并将抽检样品送至浙江公正检验中心、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中心、温州市工业科学研究院检测中心等省内五个地区的六家检测机构进行检测。截止目前,第一批的303个批次的检验报告已经完成。

  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处处长  潘炜:结果是一样的,都非常高,最高的达到11000毫克每千克,平均现在是4400毫克每千克

  对食品中亚硝酸盐的含量,我国有明确规定:国家强制性标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1),中规定:严格限制添加亚硝酸盐,仅允许生产腌熏肉等制品有微量残留,限量为30毫克/千克,最高熏制火腿残留量也不得超过70毫克/千克。比照限量标准,此次抽检的问题燕窝中最高亚硝酸盐含量达到11000毫克每千克,达到熏制火腿类最高限量157倍、腌熏肉类最高限量350倍之多。这样一比照,数字已经让人瞠目结舌。而在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处处长潘炜看来,如果严格按照相关文件落实,这种比照是无意义的,因为燕窝中根本就不允许有亚硝酸盐。

  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处处长  潘炜:我们对燕窝的控制亚硝酸盐的那个值主要依据这两个标砖,一个是国家标准,一个是相关联的,国标2760这个标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列举了这么多,一二三四,列举了这么八类,这里没有燕窝的,也就是说除这八类以外,都不允许有亚硝酸亚你的残留。这个文件里进口食品安全风险计划通知中,有这个福建,明确指出燕窝这个亚硝酸盐的含量就是按国标2760这个标准来检测的,也就是不管你是否添加,都按照这个标准来见,这个标准就是不得检出。

  同时,针对一些从业者的说法:“燕窝在中国是非标生产产品,没有行业标准,所以不存在违规”的说法,在8月15日浙江省工商局召开的问题血燕新闻发布会上,郑宇民局长言辞犀利地给予了驳斥。

  发布会现场  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这完全是在偷换概念,打个比方,一个城里有本省人,由外省人,有临时工有正式工,只要是人我们都要信守一个基本规则,不能侵犯其他人的权益。血燕也是这样,不管你是非标产皮你还是游标产品,不管你是农副产品还是工业制品,都要信守一个基本的强制性的基础性的食品安全标准。你产品没有标准不等于中国的食品安全没有标准,如果因为你产品没有标准就可以不遵守中国的食品安全标准,那么无赖就成为无冕之王了。

  经初步调查,此次抽检的问题血燕主要源于马来西亚,通过厦门市双丹马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广东佛山市合盈药业有限公司、广州龙标心燕食品有限公司,四川省中药材有限责任公司医药分公司、香港康泰堂药业有限公司等大供货商的渠道进入浙江省市场。

  涉及问题血燕数量比较大、亚硝酸盐含量较高的企业有:

  厦门市双丹马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配送至浙江省40余家“燕之屋”加盟店,所检出的血燕亚硝酸盐平均达到4818毫克/千克,最高达到10000毫克/千克。

  广东佛山市合盈药业有限公司,供货至杭州李宝赢堂保健品有限公司等,所检出的亚硝酸含量平均达到4800毫克/千克,最高达到7600毫克/千克。

  浙江汉方药业有限公司,供货至浙江英特药业有限公司,所检出的亚硝酸含量平均达到4316毫克/千克,最高达到7000毫克/千克。

  一直被视为高端营养品的血燕爆出质量问题,并且是含有一类致癌物,严重威胁人体健康。这样的消息一出,社会一片哗然。

  杭州市民1 :这个坑人害人啊。

  杭州市民2 :挺吃惊的,血燕这个东西我觉得在这之前失衡很好的补品,现在亚硝酸盐含量那么高,挺吃惊的。

  杭州市民3 :平时我们在招待宴请的时候也再点这个菜,现在都不干点,也不会去点。

  杭州市民4 :以前觉得品牌比较大生产安全方面肯定会有保障,现在不管品牌大小安全都没保障,不敢使用了。

  经过浸泡清洗亚硝酸盐就会消失吗

  检测结果显示,抽查的血燕中亚硝酸盐含量最高达11000毫克每千克,平均量也有4400毫克每千克,本不该出现的亚硝酸盐不但出现在了燕窝中,含量还是天量。就在浙江省工商局调查血燕的来源时,有人坐不住了。

  7月26日,声称是马来西亚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局、马来西亚出口卫生部(出口检验局)、马来西亚燕窝出口公会等机构的相关人士在杭州举行燕窝新闻发布会,对血燕的亚硝酸盐超标问题做了所谓的“澄清”。主办方称血燕并没有造假,99%是真的,血燕的亚硝酸盐含量也完全符合标准,只要经过几个小时的浸泡和清洗,亚硝酸盐就会消失,可以放心食用。

  经过浸泡清洗亚硝酸盐就会消失,果真是这样吗?浙江省工商局委派专门的第三方机构进行了实验。

  (发布会现场)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事实上,我们也做过实验,含亚硫酸盐1000克以上的血燕,我们经过五个小时八个小时的浸泡,仍然有400毫克每千克左右的亚硫酸盐。所以说他们说实用过程可以稀释,是为自己产品不达标的一次借口,一次解脱。

  浸泡清洗以后,亚硝酸盐含量的确会下降,但依旧远远超出已有食品中的最高限量,更别说什么完全消失了。信口雌黄,这一招不攻自破。接着,发布会的主办方又使出了第二招,瞒天过海。在会上,记者们拿到了一份主办方出据的血燕检验合格报告。

  发布会现场  东马燕窝公会会长温武强:这边都有权威的检验中心出来的,结果我们化验出来的报告都是根据国家的标准都是过关的,大家可以安心地使用这个燕窝。肯定没有问题了,这都是检验报告。

  然而稍稍留神就会发现,主办方提供的是一份关于食品中蛋白质含量的检测报告,检测依据的标准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蛋白质的测定》(GB5009.5-2010),检验报告里面35个项目中没有一个涉及亚硝酸盐含量,也就是说这是一份与亚硝酸盐含量风马牛不相及的一份报告。

  除此之外,细心的记者们还发现了发布会现场的一大疑点。会议给记者分发的两份资料中都列出了马来西亚官员的名字,一份是中文的会议议程,一份是落款为“浙江省老字号协会、同业行家”的中文邀请函。两名马来官员分别是“马来西亚出口卫生部(出口检验局)总监拿督凯孺哈兴,马来西亚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局局长拿督珉阿膜”。然而在发布会的背景板上,“马来西亚出口卫生部”摇身一变,成了“马来西亚出口兽医部”,而浙江省老字号协会也就此事出来辟谣。

  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处处长  潘炜:我们后来调查,老字号协会并没有做过这个事情,老字号协会给我们出了一个声明,这里也讲到,邀请函是虚假的,我们协会从来没有出具过这个。

  同时,参与发布会的马来西亚官员的身份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处处长  潘炜:马来西亚进来的这几位官员,我们发现马来西亚出口卫生部,出口检验检疫局的总监拿督凯孺哈兴,这个人相当于我们的副部级官员,从他的真实的身份看,这个护照上的身份是1981年11月26日,也就是才30岁,这是我们认为也是一个疑点。

  8月15日,浙江省工商局就问题血燕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网友眼中国内最给力的“工商局局长”、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痛斥这场发布会。

  发布会现场  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他们说是来辟谣的,其实我认为他们是来造谣的。在马来西亚,燕窝是一个很大的产业,每年有两百亿人民币,燕窝有五万多件,据他们说95%销往中国市场。所以中国市场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很着急,特别是一些利益相关的人士就很着急,一着急就出洋相。据我们现在了解,马来西亚根本没有这两个部门,他们声称的某某局长某某总监都涉嫌造假。如果这个人是局长,我就不是局长。

  8月17日,马来西亚农业部副部长蔡智勇出面表态,马来西亚政府从未曾派人到中国举行介绍马来西亚燕窝安全性的“新闻发布会”,马来西亚政府将对有关报道披露的“山寨新闻发布会”事件进行彻查。目前马来西亚农业部正在调查举行“山寨新闻发布会”的两名人员的身份。当天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南洋商报》、《联合日报》等主流媒体以大篇幅刊载了这则报道。星洲日报的报道同时称,砂拉越燕窝出口商会会长刘天亮接受讯问时证实,其中一名冒牌官员的确是砂拉越燕窝出口商公会副会长。

  记者了解到,国外,血燕并没有过高的销量,价格也和白燕差不多。那么3万盏问题血燕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天量的亚硝酸盐是怎样到了血燕中去的?

  血燕的红色竟然来自鸟粪

  燕窝,顾名思义就是燕子做的巢,但这种燕子并不是我们常见在屋檐下筑巢的燕子。屋檐下的叫家燕,它们的巢用禾草或者泥巴和唾液混合筑成,不能食用。可吃的燕窝是由属于雨燕科的主要是被称为“金丝燕”的燕子筑成的,具体是指金丝燕分泌出来的唾液,再混合其他物质,比如:羽毛所筑成的巢穴,其唾液中含有蛋白质,而这也就是燕窝营养的来源。

  对于血燕,消费者中普遍流传的一种说法是,血燕是金丝燕筑窝时吐血而成,所以呈现红色,数量稀少,营养价值高于白燕,对此商家是乐此不疲地宣传吹捧,消费者们则不断以高价追逐着传说中吐血而成的珍稀血燕。市场对血燕的盲目追逐给了不法商贩以可乘之机。

  浙江省工商局局长  郑宇民:血燕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们要思考一下。血燕为什么这么红?这个问题我们也要思考一下。血燕仅是一个传说,说血燕的红是金丝燕吐血而成,金丝燕怎么会吐血呢?他又不是林妹妹怎么会吐血呢?血燕的红不是血染红的。马来西亚的农业及农基部副部长蔡志勇多次在报上发表观点,引燕窝里没有血燕。

  郑宇民局长提到的引燕窝是业内的一种说法。按照筑巢的位置的不同,燕窝可以分为而分为“洞燕”及“屋燕”两种。洞燕的巢筑於山洞内,地势险峻,采集相当危险,,由于洞穴内具有丰富的矿物质,一些燕窝沾染到铁等元素,慢慢氧化变成了红色,也就成为我们熟知的“血燕”,但产量极少。为了适应市场的需要,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在前些年都建起了人工搭建的燕屋,吸引金丝燕到人工搭建的燕屋里筑巢,方便采集燕窝,这种人工搭建的燕屋就被称为引燕窝,而由于不在山洞中,沾染不到矿物质,所以引燕窝里是不会有血燕产生的。为了揭开血燕泛红的秘密,记者辗转找到了家族三代都从事燕窝生意的马来西亚籍华人梁绍栋,他曾长期居住在马来西亚,对燕窝行业有着深入的了解,并且曾经爬进过洞燕筑窝的山洞。

  马来西亚籍华人  燕窝商   梁绍栋:山洞上有一些矿物质,矿石水滴到燕窝里,有铁的颜色,氧化以后变红,我们爬过山洞,山洞外面燕窝是白色的,越往里面燕窝颜色就越红,因为越往山洞里面就越闷热,闷热空气容易导致红色。

  梁绍栋告诉记者,血燕几乎是中国特有的叫法,在马来西亚,人们习惯于叫他红燕,产量比较低,营养价值和价格与白燕都没什么差异。在中国以外的市场上,血燕丝毫不引人注意。

  马来西亚籍华人  燕窝商   梁绍栋:(马来西亚)血燕的产量估计可以达到5吨左右,也就是5000斤,当地消耗一部分,香港台湾新加坡,都拿到很少的量,这种很少的产量,西马的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这种血燕,不太可能会做到出口。

  我们注意到,这次浙江省工商局在浙江境内抽查就查出了20万克,约3万盏血燕,也就是说一个浙江省内不完全估计就有400多斤的血燕,按照梁绍栋提供的数字,浙江省抽检涉及到的血燕数量已经逼近马来西亚总产量的近10分之一,这显然不可能。如果说梁绍栋提到的总产量数字有待商榷,那么在17日代表马来西亚政府出面表态要严查山寨发布会的马来西亚农业部副部长蔡智勇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马来西亚没有那么多的血燕能够出口。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一个方向:有人制造假血燕,不然市场上不会有这么多的血燕流通。那么这些人的造假方式又是什么呢?

  马来西亚籍华人  燕窝商   梁绍栋:目前我知道的最普遍的造假技术就是,山洞的洞燕产量很少,白色的屋燕产量高,价格便宜,当初不被市场接受,在香港被怀疑,后来屋檐便宜一点,商家想办法加工,把白燕盏去毛的时候,放在大盆里面,一个坑里面,用金丝燕的粪便掩盖它,模仿山洞的,导致氧化,大概掩盖两个星期,慢慢氧化变质,这种红色是土红色,早期香港印尼造假是想染色,脱色,后来天才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用鸟粪将白燕盏熏烤成红色制成假血燕,梁绍栋的这种说法是否真的存在呢?这是浙江省工商局的线人在马来西亚的燕窝加工厂拍到的加工制造假血燕的画面,画面中白燕盏被装进一个扁长四周带孔的盒子中,盒子外围包裹着布。盖上盒盖,有工人拿铁锹将鸟粪该在盒子上,盒子悬空,下方有通道。整个过程与于梁绍栋的描述一模一样。事实上,鸟粪中含有大量的亚硝酸盐,经过这种方式加工出来的血燕,亚硝酸盐含量超标也就不足为奇了。

  梁绍栋表示,现在市场上的血燕每一盏都是红灿灿的,并且整盏血燕各处几乎都是同一个颜色,而真正的天然血燕红不到这种程度,颜色也不会有这么均匀。

  马来西亚籍华人 

  燕窝商   梁绍栋:很红很红,燕子孵化小鸟要很久,怎么可能做到这么清洁。我们老家的这种橘黄,近看有些橘黄,有一点点红,这是天然的,当地叫红燕,中国叫血燕。燕子在里面吃个完了,很多杂质,斑点。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亚硝酸盐本身就具有着色固色的功能。那么,除了用鸟粪熏制,是否还存在人工直接上色制造假血燕的可能,浙江省工商局依旧在调查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