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星jxd3000游戏格式:添加剂卖得有多火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12/11 00:13:23

添加剂卖得有多火  

     近日,有关食品添加剂和非法添加物的新闻依然不少,墨汁粉条事件还没过去,现在又出了染色海带和涂口红的鱼。这些都关乎食品安全,拨动着所有消费者敏感的神经。日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具有10年饭店仓库管理经验的资深人士向本报反映,餐馆内的菜品几乎都存在放所谓食品添加剂的现象。他说:“从餐馆后厨端出来的一盘菜,有的不算酱油等普通调味品,光是为了提香、着色放的添加剂,少说也得十几种。玉米面点心往往加了橙色素,很多高汤都是骨汤香精调配而成,麻辣火锅里加的都是辣椒精和飘香剂……”令人震惊。

      有人用就有人卖。在国家三令五申发布有关食品添加剂的规定后,市场上各种添加剂的销路到底怎样呢?4月28日,《生命时报》6名记者分赴北京东郊市场、万泉河批发市场、定福庄北一区农贸市场、福聚缘农副产品市场等进行深入调查暗访,并将购买到的近30余种添加剂产品,送至国内知名食品安全专家、中国农业大学营养与食品工程学院何计国教授处,请他判断真伪。

      

本报记者暗访添加剂市场

       北京市朝阳区东郊市场是北京第三大食品批发市场,有约40家商行或摊位专门销售调料和食品添加剂,其中5家店铺专门销售食品添加剂。但上午8点记者到达时,只有一家开着门,其他均大门紧闭。记者走进店内,询问想开烧烤店需要哪些原料,店主推荐了一种烤翅的调料和一种烤肉的调料,配料表中只模糊得标着“I+G”、“百香王”等成分。当记者问到具体成分是什么时,商家表示,都是正规产品,不会有害,做出的烤串“肉香会更浓,吃了还想吃”。

       记者还发现,东郊市场内其他一些号称卖调料的商家,暗地里也在卖着各种添加剂一样的东西。在一家主营“川鲁粤”的副食调料店里,记者以想开饭馆为名,让老板列出一个比较全的、卖得好的单子,发现火锅粉、增香剂、飘香剂、火锅红、辣椒精、大骨肉汤、各种肉精等产品赫然在列。在记者的要求下,老板又拿出了几袋标有各种味道的骨汤粉和几瓶颜色“夸张”的食用色素给记者,并说“这几种平均每天能卖个半箱,主要是老主顾,开饭店、火锅店的多,最近有些货很紧俏,价格可能要上涨呢。”记者提出想要点更“过瘾”的调料。老板低声说:“有几个卖得好的,效果不错。”随即从柜子下、抽屉中、货架角落等隐蔽处拿出了几瓶写有“魔粉”、“辣椒精”、“牛肉魔膏”等字样的瓶装产品,“这几个卖得最好,一般火锅店都来买这个,几种兑起来效果更好。”记者发现,这几种产品的成分标注都十分模糊:以水、骨类提取物、天然香辛料、味精为主。

      在北京海淀区万泉河批发市场记者看到,调味品区一排低矮的小棚子里,有几家是兼售食品添加剂的。其中一家听说记者想开饭店,马上热情地“指导”哪几种食品添加剂是“必买”的,比如嫩肉粉、松肉粉、鸡汁复合调味料、一滴香和火锅增香剂。“我们这儿嫩肉粉很便宜”,店主拿着一个包装简陋的塑料罐告诉记者,像这样250克一大罐,才卖4块钱,要是买的多价钱还能再商量。不过,他说,你要想让肉的味道再好一点,可以试试这种“肉宝王”,70块钱一罐,虽然贵点,但做出的肉又鲜又香,比嫩肉粉好多了。

      暗访的过程中,不少店主告诉记者,“这几天查得严,好多专卖添加剂的店都暂时关门了。但经常有人上门来找,问羊肉精、一滴香之类的产品在哪买。”记者发现有一家小店,生意一直比较红火,不到半小时,就卖出了10余瓶各种肉精,“一滴香”也卖出了四五瓶。

      中午1点,记者将大家购买的近30种添加剂集中在一起仔细观察,并对其QS(质量安全)编号进行了逐一查询。办公室和整个楼道都飘满异常浓郁的“肉香”,即便开窗也无法散去,摸过这些产品后手上残留的异味,很难洗掉。仅一会儿功夫,就有人出现了头晕、恶心等反应。虽然各店主都声称自己出售的是正规产品,上面也有QS标志,但记者购买的某几种添加剂的QS编号,在“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网”、“中国QS查询网”上均无法查到。而根据我国的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无正规QS标志的食品添加剂不得备案使用。

      

“添加剂变成造假工具”

      下午3点,记者带着买到的“添加剂”来到何计国教授办公室。看过这些产品的包装和成分之后,他认为,不少产品在成分标注上存在着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号称中国和新加坡合作生产的“阿里香”牌新奥尔良烧烤腌料和“奇子香”牌透骨鲜调味料,其中都有一种叫“I+G”的成分。何计国说,也许是自己孤陋寡闻,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特意拿着它们询问了食品学院的另一位专家,那位专家也表示没有听说过。国家规定,食品成分里应标注添加剂的通用名,这个“I+G”显然不是通用名,至于它是否是国家允许添加的,何计国表示实在搞不清楚。还有一种号称“创新现代生物萃取技术提炼”的“小魔仙”牌百骨晶,包装上宣称“选用新鲜的牛骨、鸡骨提取骨髓精华”,但何计国发现,在它的配料表中,占第一位,也是含量最多的成分是谷氨酸钠,也就是味精,真正的牛肉和鸡肉提取物在含量上只占第四和第五位。

      在“奇子香”品牌的一系列调味品中,如“一滴香”、“透香王”、“骨髓魔膏”、“浓香型魔油”、“极品魔精”等,都自称“用于各式火锅、汤料、烧烤、煎、炸、炒、炖、闷、煮及馅料等菜品中”,可以起到“突出香气”的作用,“有较强的后味感”。有的产品,如“极品魔精”的建议用量是0.5%—1%。何计国根据用量推断,其成分应该是合成添加剂,以香精居多。因为只有合成香精才会用一点就具有强大的增香作用,天然香料没那么香。

      何计国认为,这些成分不明确的添加剂最大的问题是,很容易被多用、滥用甚至用于食品造假。它们的主要作用应该是在原有食品的基础上增加一点香味,如果使用符合国家规定,本无可厚非,比如牛肉汤里再放点牛肉香精,起到调味的作用。“但有些餐馆根本就拿它们当作了造假的工具,没有任何货真价实的原料,只靠香精调出牛肉味、鸡肉味来,完全是在欺骗消费者。”

      

专家解密“最火添加剂”

      “餐饮行业使用食物添加剂的现象非常普遍,几乎90%的菜肴都会用到,其中小餐馆、大排档、熟食小作坊用得最多,一些中型餐馆,甚至星级宾馆可能也有。”国家烹调高级技师、山东旅游职业学院高级烹饪技师张亮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商家没空天天用那么多食材煮汤底,熬各种汤底的成本也会很高。所以,大街上你闻到的各种扑鼻菜香味,很多都是使用飘香剂调配出来的。北京烹饪协会会长石万荣表示,餐馆里的红烧肉、丸子、肉制品、浓汤这几类菜属于添加剂“大户”。此次《生命时报》记者调查也发现,市场上有以下五类添加剂销路最好。

      火锅飘香剂。热腾腾的火锅是很多人的最爱,但现在,不仅很多涮品用了添加剂,火锅底料里更是包含了多种化学添加剂。比如“一滴香”、“飘香剂”、“辣椒精”、“火锅红”等。“你用鼻子闻,会头晕10秒左右,脑子一片空白,鼻子短时间内什么都闻不到。”这是网上一名厨师对“火锅飘香剂”的文字描述,他表示“与其说这是烧菜的用料,还不如说这是化学用品。”

      色素。“如果想给红烧肉等肉类添色,就用橙红色素;要是做三黄鸡等腌卤的鸡鸭类,就用合成色素柠檬黄;做糕点上那些绿色点缀,或者凉菜等,可以用绿色素。”张亮告诉记者,化学合成色素是有一定毒性的,使用时量最好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比如亚硝酸盐,经常用在肉品中,实际上它是一种发色剂,如果用量较大的话可能致癌。

      烧烤类香精。比如飘香油、羊肉膏等,许多烧烤摊贩都知道这些是让烧烤“香飘万里”的秘诀。它们的特点是肉味逼真、香气浓、耐高温。以飘香油为例,一瓶油35元,按千分之一的比例兑到烧烤用的油里面去,抹上以后烤,保证香味能一下子飘出十多米。张亮告诉记者,还有一种烧烤复合调味料,其中含有亚硝酸盐、乙基麦芽、肉弹素、羊肉精、猪肉精等,把肉放在勾兑出的调味水里腌制,一般一公斤调味料可腌制100公斤肉制品。

      肉类“改良剂”。比如肉宝王、浓缩鸡汁、鲍鱼汁、火腿汁等。饭店最常用的是肉香王,其主要作用是增香,以化学成分居多,它的香气类似火腿,主要用在烤肉、酱肉菜系中。还有一类添加剂可以改变食物口感,要肉丸有弹性,只需加入“高弹素”或“肉爽弹牙素”;若想让肉丸在煮的过程中不散开,可加入明胶;若想令肉丸咬起来更鲜味,可加入“特丽素”等。还有大家熟知的嫩肉粉,张亮曾到市场做过调查,发现很多嫩肉粉中的亚硝酸盐竟超了40倍,用它们做出来的菜颜色漂亮、口感好,但却有一种烟熏的味道。“这种调味料还能增加重量,如果做肉馅的话,能让一斤牛肉绞出两三斤来。”张亮说,还有一种增鲜护色剂。如果当天的猪蹄没卖完,用它泡一泡不但不会变坏,颜色还能更鲜亮,能延长存放一个礼拜以上。

      汤类香精。市场上有 “米粉米线高汤”、“云吞高汤”、“牛骨白汤”、“大骨肉汤”、“火锅高汤”、“卤水高汤”等很多汤类添加剂,商家不需要购买汤中的原材料,拿少量添加剂一冲,即可制造同样味道。张亮说,有些饭店在做羊肉汤时放点羊肉精,即使不放羊肉,也能做出羊肉味来,喝着很鲜,其实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对于以上几种添加剂,张亮表示,如果是正规厂家生产的,正常使用没有问题,就怕有些厨师对使用量概念不明确或者责任心不够,超标多放。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范志红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国家对于中小餐饮企业仅仅在卫生方面进行监管,至于食品安全方面的监测则是个空白。在添加剂的配料、使用范围里都没有餐饮业这一项。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凡是经过国家有关部门审批、监管的食品添加剂是可以使用的,但每种添加剂在使用范围和用量上有严格规定。更不能用于造假、掩盖产品属性,甚至改变产品性质等。如果食品添加剂长期、超量使用,甚至被滥用的话,可能会引起慢性中毒,甚至致癌。

      

烹饪专家不点四道菜

      在采访中,张亮告诉记者,他去饭店通常很少点四道菜:杭椒牛柳、水煮鱼、水晶虾仁、蒜香排骨。因为这些菜用添加剂的可能性都很高。在外面买熟食时,他也很少吃灌肠、培根等。“大家往往以为培根是腌肉,其实根本没经过腌这道工序,是因为加了硝酸钠,才有烟熏的味道。”为了让百姓尽可能吃得安全放心,几位专家支了几招。

      多点原色原味的菜。范志红建议,在饭馆吃饭,先翻翻菜单或者扫视左邻右舍的桌面,颜色太漂亮的或者不正常的菜,比如粉红色的肉菜、翠绿的青菜、亮紫色的紫薯泥,十有八九是染色剂染的。其实,牛肉炒后就是褐色的,猪里脊就该是灰白色的。

      火锅不能闻着太香。火锅熬制的香味都是自然散发的,应该是越煮越香,所以,尽量少去那些一进门就香气逼人的火锅店。而一端上来的火锅就香气四溢,绝大部分可能就是被加了增香剂。或者观察一下店员端上来的麻辣锅底。正常情况下熬制的麻辣锅底,应该略有浑浊,如果是透亮的麻辣锅,很明显是加了辣椒精或者火锅红。

      口感太好有问题。口感太软的肉很可能加了嫩肉粉,家里厨房是做不出来的。有些面条、粉条很有韧性,熟了但嚼不烂,肯定也不正常。

      异常气味要当心。张亮提醒,如果添加剂超标到一定程度,菜就会有“怪味”,比如辣椒精放多了辣嗓子,肉香王放多了气味就会冲鼻子。

      饮食避免太单一。比如有些上班族,早餐习惯于吃面包,而面包中添加的食品添加剂品种较多,如面粉改良剂、乳化剂、防腐剂、色素、香精等多达10几种。如果吃饭经常变换花样,可少摄入部分食品添加剂。

      多在家吃饭。要避免摄入大量食品添加剂,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自己购买新鲜食品原料,多花些时间亲自动手做饭,可享受食品的天然特性,还能摄取更平衡的营养成分。

      范志红强调,对厨师而言,放添加剂全凭感觉和良心,很多餐馆把菜做的香也是为了迎合顾客喜好。所以,消费者一定要有维权意识,不能怕麻烦或随便将就,一旦觉得菜吃着不正常,就要提出来。如果人人都这样做,滥用添加剂的现象就会日益减少。

      

不该“哪都能卖、谁都能用”

      针对目前食品添加剂引发的问题,何计国说,这些添加剂就不该“哪都能卖,谁都能用”。就拿这次国家公布的非法添加物来说,如果能在销售渠道上进行更严格的监管,就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滥用”这一问题。监管的内容应该包括:经常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应查清多少厂家生产,厂家是否有生产资质,生产后都卖给谁了。如果卖给个体用户,最好规定,有相关部门批示他们才能购买,用多少买多少。一旦有人滥用,就能顺藤摸瓜倒查出购买渠道。对于滥用的人,应该严格处罚,取消购买资格。对于非法添加物,如果生产厂家将非食品用的化学品卖给食品生产企业,应取消这些化工厂的生产资格。

      几位专家还表示,要想让百姓吃上“定心丸”,国家应在食品安全领域设立“黑名单”制度,对造假行为施以重罚以警示社会,或者应通过媒体建立群众举报重奖机制,以完善市场监督机制,才能最终避免食品安全事件不断发生。此外,作为消费者,无需过度恐慌,应该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多了解食品安全相关知识,尤其不要购买颜色过艳、味道过浓、口感异常的食品。  ****************        47种违法添加物25种无法检验 监管亟待跟进    


     卫生部日前公布的47种可能在食品中“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中,有25种物质在检测方法一栏空白或者填“无”。

   有关人士表示,在当前监管体制不顺、执法监管缺位乏力扯皮等问题一时难以解决的情况下,借鉴美国的“吹哨法案”,动员社会力量监督或将更有实效。

 

 

  光香料香精就有1800多种

   “蛋白精、三聚氰胺、硫氰酸钠、革皮水解物……仅乳及乳制品(部分含乳饮料)中禁止添加的非食用物质种类就有6种。”日前,省质监局一位质检人员拿着一沓食品添加剂整治材料向记者介绍。

   据了解,目前,我国食品添加剂有23个类别,2000多个品种,其中香料、香精类的最多,达到1800多种。最为常见的是漂白剂、膨松剂、着色剂、增味剂、防腐剂、香料等。

   面对如此巨量的食品添加剂、非食品添加剂,监管和整治都不是一个轻松活。

   “这是列上禁加黑名单的,不列上的你说能有多少?如果生产企业不讲良心道德,谁知道他们还能加什么?”他说,有时要不是媒体报道或业内人士揭黑,别说老百姓,就是化学专家、食品检验专家也难以想象。

  单靠检验成分难解决问题

   
             对照卫生部公布的食品添加剂“黑名单”、“白名单”(注:允许添加的食品添加剂名单),连日来,我省工商系统对市场上在售的各种食品、非食品添加剂进行了二次下架清理。质监部门更是围绕生产环节对省内各添加剂生产企业和食品生产企业进行了严格筛查和规范。

   一位执法管理人员表示,当前执法监管确实存在体制不顺、推诿扯皮、监管缺位、执法不力乏力的问题。但食品添加剂监管确实是一个很复杂的难题。

   他举例说,且不说那些没证企业不知道藏在哪个黑暗角落作案,就是一些大企业,有时如果没有公安人员配合,去检查时连门也进不去。即使能检查,如果不能全面掌握企业的生产工艺和过程,单靠检测产品含量成分等,有时也难以发现问题。

   “还有,一个检验方法的建立,不仅需要人力、物力、财力投入,还要有一个过程。比如,对牛奶、乳及乳制品类,如果每一批乳制品都要检测6种禁止添加的物质,那这些成本肯定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此外出了检测报告再供应市场,鲜奶可能就过期了。”中国食品添加剂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陈君石昨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可效仿美国“吹哨法案”                              监管模式一时难以改变的情况下,将生产者的生产过程置于全社会的监督之下,可能是更加切实可行的一项措施。”在省质监局日前举行的一次食品安全整治内部工作会上,分管质量、食品监管的几位负责人一致提出这一问题。

   “企业怎么生产,老板能瞒得过外人,能瞒得过他们的员工吗?黑窝点半夜偷偷做不法的事,执法机关可能一时发现不了,能瞒得过邻居朋友吗?”省质监局一位负责人说。

   他告诉记者,在本轮食品质量安全整治中,省质监局决定设法“激活”社会力量监督不法生产者,鼓励社会给执法机关当“眼线”,把有奖举报制度和媒体曝光列为一项重要举措。 “这类似于美国的‘吹哨法案’,把公众、媒体的力量都发动起来。”他说。

    据介绍,“吹哨法案”是一部告密者保护法案,其目的主要是实现内部监督,即每个人本着为社会公众利益的考虑,都可以站出来通过告密的手段揭露贪腐、密谋、不公等内幕,以维持社会公正,告密者将受到法律的保护。(24小时健康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