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橙光游戏:人民日报刊登读者来信 集中曝光各地形象工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08/24 02:43:08

 

“官赏工程”为何大行其道

时下,一些地方官员喜欢为工程而忙,为工程而累。如某地为搞“三高农业建设工程”,不惜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在路边搭起数十座“蔬菜大棚”、“苗木大棚”,甚至不惜毁掉农民耕种的其他作物,以显示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规模。等上级领导检查验收后,大棚也就随之拆了。又如某地喊出“三年再建一个新城镇”的口号,上马“城镇建设亮化工程”,不切实际地规划出城镇建设蓝图,以致集中连片搞搬迁、无钱贷款搞建设,弄得民怨沸腾。再如,山区某县为打造“万亩油菜示范工程”,在公路两旁和双目所及的地方,不管陡坡平地,不分土质气候,举全县之力精心营造样板田。

诸如上述“路边工程”、“盆景工程”、“面子工程”,都是做给上级领导看的,因其不切合实际、好大喜功、劳民伤财,群众戏称为“官赏工程”。细究起来,“官赏工程”有两个明显特点:一是由官发起。兴办“官赏工程”的动议,不是来自群众的需求,而是来自官员的需要。官员觉得需要建什么工程了,就打着“为民”的旗号,软硬兼施迫使群众执行或接受。二是做给官看。小官不辞辛苦地建“官赏工程”,目的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政绩,好得到比自己大的官的赞赏,以邀功请赏,为自己的升迁与“钱途”作铺垫。

“官赏工程”是地方官“作秀”做出的,“造假”造出的,专供上级“雾里看花”、“走马观花”,只有“官赏”价值,并无实际功用。

群众不满意的“工程”,为何能得到“官赏”?因为现实中,有些领导就是好“这一口”,下边出“政绩”,便自以为自己领导“有方”,喜不自胜。

“官赏工程”的害处在于:一是占用了本来就不宽裕的地方财力、物力,使一些亟待解决的民生问题被搁置一旁;二是助长了形式主义歪风,使一些地方官员争相向上级献媚;三是造成党群、干群关系紧张,不利于社会和谐发展;四是许多都是短命工程,有些由于耗资巨大,投入跟不上,很容易出现“半拉子工程”。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官赏工程”之所以泛滥,根子在官不在民。所以,杜绝形象工程,还是要从上面做起。(湖北通山 何商林 郑望飞)

“创建”过滥害处多

时下,不少市、县在大张旗鼓地开展多项“创建”活动。比如,有个县同时在争创国家卫生城市、全国文明城市、国家环保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省级园林城市,并为此成立了规模庞大的“同创”指挥部,而且,层层成立“同创”领导班子。与此同时,县里相关部门也在开展各项“创建”活动,如创建综合治理先进县、计划生育先进县、平安建设先进县、文化体育先进县,等等。“创建”活动过多过滥,害人不浅:

损害群众利益。报载,在“创建全国卫生城市”审查验收期间,河南省洛阳市驱赶商贩、刷墙遮羞、派人“盯梢暗访组”;焦作市不仅关闭了市内所有的中小饭店、报刊亭、中小理发店、浴室,某些路段的饭店还在一夜之间换了门脸。“创建”本是件好事,咋就变成了百业萧条、让老百姓饭吃不了、澡洗不了、店开不了呢?如此损害群众利益、干扰群众正常生活的“创建”活动有何意义?

有碍科学发展。“五城同创”,反映了一些官员追求“政绩”的狂热性和盲目性。这也“创建”,那也“创建”,顾此失彼,只抓眼前,不立足长远,热衷于短期行为,做表面文章,急功近利,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违背了科学发展观,破坏了发展根基,见的是短效,留的是隐患。

助长形式主义。“创建”过多过滥,为“创建”而“创建”,一切为了应付检查验收,毫不隐讳地弄虚作假,编造假“软件资料”,建“遮丑墙”,搞“路边亮点”,确定“迎查路线”,跟踪检查组,“创建”成了“创伪”,蒙骗了上级,败坏了作风,失去了民心。

极易滋生腐败。一次次高酬金邀请专家指导,一次次到上面打通关系,一次次高规格接待评审组成员,甚至用公款向他们送礼、行贿,败坏了党风、政风,损害了党和政府形象。

一些地方官员公然以造假、权力扰民的方式搞“创建”,最终不仅得不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反致民怨四起。

如今,许多“创建”活动已成为某些地方官员弄虚作假、追名逐利、搞“形象工程”的“重点项目”。因此,有必要采取措施,从上到下,叫停、取消一切不必要的“创建”活动和评审活动,严肃查处弄虚作假、骗取荣誉、以“创建”迎查、评审为名行贿受贿的官员,并追究其法律责任。(江苏 大丰 戴文华)

“形象秀”秀出啥形象(编辑视线)

中国有句俗语,叫“驴粪蛋儿,表面光”。用它来形容当下各地形形色色的形象工程、面子工程,很生动也很形象。

这种表面光的“驴粪蛋儿”,如今不仅在许多乡村“俯拾皆是”,在一些城市也并不鲜见。被戏称为“官赏工程”的乡村“路边工程”、欠发达地区包括一些发达地区城市的某些中看不中用的地标建筑、大广场、大马路、大剧院、大喷泉等,与当地在相当范围内存在惨不忍睹的“里子”形成强烈反差。

近些年,“打造”、“创建”成了热词。2010年8月揭晓的中国城市国际形象调查推选结果显示,我国有655个城市正计划“走向世界”;200多个地级市中,有180多个提出要打造、创建“国际大都市”,其中绝大多数根本不具备建设国际大都市的基本条件。至于创建这市那市的更是不计其数。“打造”一词本是着力突显人们创造事物的决心、对事物品质的关注以及所采用的制造方式的力度,而今我们的许多“打造”只剩下为形象而生打硬造或强打假造。

真正的好形象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人如此,社会亦然。无论是城市发展还是乡村建设,最应着力的是修内功,是基础建设,最应注重的是均衡协调发展。建设与发展的目的,本来是更好地满足人不断增长的物质与文化需求。可近些年,许多地方都把着力点用在修门面、树形象上,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打肿脸充胖子”也要上,于是,“驴粪蛋儿”式的“形象工程”应运而生且层出不穷。今年3月,中青报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97.5%的人表示自己身边存在形象工程,其中一半人表示很多。

那么,这层出不穷的“形象秀”到底“秀”出了啥?

“秀”出了贪大求洋、好大喜功。曾看过一本书,书名是《小的是美好的》,可在中国却恰恰相反,大广场、大马路、大剧院、大高楼、大手笔、大场面、大发展,不管需要不需要,实用不实用,“不求最好,只求最大”。其结果是,或大而无当,或泡沫堆积,或铺张浪费。

“秀”出了虚假虚弱、虚浮虚荣。好大喜功是要有资本的,没资本的、力不能及的怎么“做大做强”?只好弄虚作假、做表面文章,搞“盆景”,弄“遮羞布”,以达到“看上去很美”之效果,于是华而不实、虚头巴脑的东西充斥城乡。

“秀”出了长官意志、官僚主义。许多形象工程都是领导干部的“拍脑袋工程”,未经深入调研、充分论证、科学规划,成了“花架子”,有的甚至成了“半拉子工程”,而“拍脑袋”者往往拍屁股走人且无人问责。

“秀”出了曲意逢迎、阿谀奉承。“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为投领导所好,或应付上面检查,一些下级明明知道是形式主义、形象工程,也或主动或被动地曲意逢迎,卖力“打造”,为人民服务演变为为领导服务,以致阿谀之风盛行。

“秀”出了无法无天、无情无义。为了面子工程,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不惜违规违法,侵犯、损害群众利益,导致大拆大建、强占耕地、毁掉农民既将成熟的庄稼之类的恶性事件不断上演。

“形象工程”毁了形象,这样的丑剧为何却不断在各地上演?关键还在于政绩考评、用人、监督、问责、决策等机制存在问题。如果造“驴粪蛋儿”者不仅当不了官、晋不了级、捞不着钱,还要被问责并付出巨大代价,谁还会干这种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