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常守远最新动态:孙玉良:国人适应了腐败怎么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08/24 02:50:40

国人适应了腐败怎么办?

文/孙玉良

    如果行贿罪真的也是罪的话,中国几乎人人都成了“罪人”。

    我下这样的断语并非危言耸听,因为当前的中国,正如韩寒所言,进入了无官不贪的时代。在这样的大染缸里,人们为求达到各自的目的,不管这目的是正当的还是不正当的,第一首选便是贿赂贪官。因此,几乎每个人,都曾大大小小的行贿过。多者送钱,少者烟酒,或者请客吃饭,至于语言上的“阿谀谄媚”,逢迎拍马,更是随时送出的“免费午餐”。

    贪腐成风败坏了社会风气,人们一边骂着这糟糕的世界,一边贿赂着掌权的官员,久而久之,请客送礼竟成了“风俗”,如果你办一件事,不曾“请客送礼”表达谢意,那你就太不够“意思”了,太不会办事了,不是弱智便是傻瓜,活该受穷受气。

    孟子所说的大丈夫,“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三重境界,当代真的很少见了。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我断定必然站在社会的某个角落被人“耻笑”,何为丑?何为美?当众人皆将丑看顺了眼时,美就显得另类,显得神经,显得特立独行,于是被人排斥,遭人驱逐,喟然叹曰,世界之大,无容身之地矣!

    中庸将国人磨平了棱角,金钱让国人失去了信仰,于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两面人,伪君子。官员们在台上大谈反腐,在台下大收贿赂,真应了那句话,表面上道貌岸然,实则一肚子男盗女娼;网民们穿身马甲混迹于网络之中,在背后则高声痛骂社会,见了官员照样阿谀,照样奉承,送进礼去办完自己的事后照样眉飞色舞。找到了送礼的门路,那也是百姓的一大本事,有“本事”的人五十步笑百步,常常耻笑后面排队的人,你想行贿,人家还不收呢?

    如果将行贿罪也看做罪的话,中国已进入了全民皆腐的时代,人人象在大染缸里裸身洗澡。而且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对金钱不管黑猫白猫的追求磨合了国人的性情,让国人已渐渐适应了腐败的环境。还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场风波,人人高喊反腐口号,几成“暴乱”。那时的贪官,哪有现在的人多?激愤的反腐没有反成,人们便学会了适应,自然界的生存法则,就是“适者生存”,你不“适应”,这个社会便容不得你。

    我们当地的富翁,有一大批跑业务的,而今家值也千万百万了。西装一穿,领带一系,脚踩皮鞋,小包一提,便走遍天下。他们懂什么?最超长的本事就是拉关系,说白了便是行贿。我敢说与国企打交道的,与集体打交道的业务,百分百有潜规则存在。所谓招标,幌子而已,糊弄傻小子呢。受贿者钵满盆满,行贿者盆满钵满,不是质量价格上的互惠双赢,而是当事人利益上的互惠双赢,这便是当代中国的商业秘密。

    就我所知,这些人便是拜改革开放所赐“先富起来的人”。他们让原来朴实的农民们开阔了眼界,带动了越来越多的农民走上这样的道路,很多的人因此“脱贫致富”。拉关系,行贿的本事,毕业了越来越多的农民学生,促成了越来越多的媒体不宜曝光的“先富帮后富”典型,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传授这样的知识,一方面带动了穷人致富,一方面败坏了社会风气。他们都是“坏人”吗?恐怕不能这么说。如果将行贿者、受贿者都定义为坏人,那我们的祖国,会不会坏人占了大多数?这些农村先富起来的人,被奉为有“本事”的人,如果他们被认为是“坏人”,“坏人”当道了,我们这个种族,伟大的中华民族,还靠什么,有什么资格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这是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这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我们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了或极其缺少向“耶稣口里的那个女人丢石头”的人,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患脊髓炎似的一天天坍塌。终有一天,我们会老得“驼背”,再也直不起腰来。屈原不容于污浊的世界,跳河死了,化做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缺乏了铁骨铮铮的基困,我们的人民,会不会连死的勇气,也一天天丧失呢?那个杀人犯杨佳,被民间尊为英雄侠客,但人们也就是听评书似的说说罢了,有几个会真的去学他?

    本来,道德缺失了,国人适应了腐败,法律应是最后一道堵截的屏障。孙玉良认为,一方面应靠民间文化人“道德”疏导,一方面应靠国家严肃法律堵截,疏堵并举,才能将我们的民族引入正道。但不幸的是,我们国家的法律,打着“和谐”的旗号,处处羼杂着人治的影子,越来越缺乏严肃性,政府每次开会,不在“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上下工夫,却一再要求官员们、百姓们讲道德,搞什么没有一点效果的花架子先进教育。道德已经沦丧了,你让他讲他就讲啊?谁会听你高高在上的忽悠啊?何况,上梁不正下梁歪,带头缺德的人,有什么资格教训下面的人不缺德?政府讲道德,逼得民间的有识人士,不得不一再发言要求国家讲法律,就这样在逆反中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