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昌市人民政府任命:女人 你是反对性还是反对骚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米粒芽 时间:2019/08/25 22:27:29

性是一件快乐的事,但如果表达不当,会反受其扰。甲的蜜糖就会成乙的毒药,所以社会要对性的表达予以规范。有多种形式的规范对性的表达方式起作用,比如习俗规范、道德规范、法律规范。

我认为性骚扰可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纯粹生物性的,比如在公交车上,即时性的、生物性的,虽不愉快,但是相对来说,后果可控。所以,虽然绝大多数乘过公交车或地铁的青年女性都有被骚扰的经验,但是到底有多痛恨那个无耻、无聊的男人,实际上也说不清楚。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感受,很深刻的体验,很私密的记忆。有时候很讨厌,有时候又不那么反感;有时候明知道兴奋和陶醉是无耻的和淫荡的,但是难于自控。事后想起来,自己并无过错,因为当时是被迫的,而且要给那个男人留点基本的尊严,因此才“放纵”了自己的博爱和仁慈之心。

另一种是社会性的,影响到了社会圈子,进入到生活背景,影响到饭碗、事业和婚姻,有长期性、强迫性,超出主体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强烈的被控制感、压迫感。由骚扰产生的的这个新元素,导致生活紊乱,使主体对生活对人生处于不可控的状态。举个例子:2002年河南日报曾报道:一位已婚女士收到一条肉麻短信,内容报纸没有讲,结果她洗澡去了,她丈夫看了这条短信,两个人差点离婚。于是她找到那个发短信的人并起诉了他,经法院审理,发短信的人最后写了书面道歉,还赔了两千块钱精神损失费。

对于这种情况,确实需要立法予以规范。人的本质是关系,如果性骚扰严重损害了个体的社会关系,导致其失去对生活的可控性、确定性、把握性,使一个人长时间处于被压迫、被控制、被讹诈的状态,而又羞于启齿,求告无门,这无疑是对人权的极大伤害。因此必须对这种产生了严重后果的性骚扰予以严厉处罚。

另一个话题,男人为什么“必须”性骚扰?我们必须从自然到社会等多个角度来审视这种骚扰的发生机制。男人为什么会性骚扰?这确实存在其生物学基础。

英国科学家讲,男人每5秒钟想到一次性,如果按照佛家说法,一刹那有九百个念头生灭,一弹指有六十个刹那,而一秒钟大约相当于四弹指的时间。如此推算,人的潜意识当中,每秒钟约有21万6千个念头生灭。其中有多少和性相关?想必比每5秒钟一次更频繁。

自然界为什么这样安排?其实自有道理。以极大的基数保障结果的确定性,这是自然之主的基本策略。在自然界及人类社会,这个基本策略被广泛使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运作均受此规律支配,比如说,男性每毫升的精液当中有1。5~2亿精子,如果少于6000万,则可能导致不孕不育。两性之间的行为也符合这个基本策略——如果男人不是每时每刻挖空心思,采取种种手段进行求偶炫耀,对女人进行试探和“骚扰”,那么男女之间的正常的交往也无法开始,更无法深入下去。

从概率的角度看,性骚扰是这种试探和骚扰当中,不恰当的一部分。这好比正弦曲线当中,两头那个5%的内容。从这个角度看,性骚扰存在必然性。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但只是合自然之理,而非合法律之理。自然之理和法律之理的区别是:比如说所有人都要死的,这是自然之理;有些人是被判死刑而死的,这是法律之理。

两性关系除了生物学的决定性以外,还有“性脚本”的规定,也即是文化的基础。有时与其说是历史文化的定制,还不如说是生物学的基础。大家看《动物世界》就知道,所有雄性动物都得进行求偶炫耀,都得“孔雀开屏”,而所有雌性动物都是“半推半就”。在猴群当中,则是胜者为王,妻妾成群。

按照历史定制或者说是生物界的普遍规律,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就是“半推半就”。男人不推,女人不就。“推”是男人的责任,“就”是女人的选择。女人可以选择“就”,也可以选择“不就”。

这种历史定制规定了男女交往当中,男人承担着性骚扰的风险。这种风险在于不论同意与否,女人嘴里说出的永远是“不要”,或者是“有人”。男人往往意会成“只要没别人,她就会同意”或者“她同意了,但是现在不方便。”女人很少嘴上同意的,她们只会用脚说话,用行动说话,用身体说话。这很麻烦,麻烦在于事情的定性不在于当时,而在于事后,在于事态的发展。

事态的发展有两个趋势,一个是“好”的趋势,两个人的关系走向深入,比如发展成情人,甚至走入婚姻;一个是“坏”的趋势,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或者交恶。其中就包括这种情况:女人一开始“就”了,后来反悔了,一肚子委屈。这就像怀孕一样,从一点点到越长越大,最终怀不住了,瓜熟蒂落,生产下来,比“私生子”的麻烦还大。

发展成性骚扰的情况则更多是出于这种分歧:女人选择“不就”,虽未明确拒绝,但是每每逃避、抗拒,这样反而激发了男人更大的“性趣”,将其视为一个挑战,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想方设法非要女人“就”不可。这种关系往往发酵成劣质的关系——不成其美,反成其扰。本来追求两情相悦,结果变成一厢情愿,甲之蜜糖成了乙之毒药。

男女关系是人类社会的核心关系。这个关系是横向的,是“纬”。由于性教育的缺乏,中国人普遍缺失处理横向关系的能力,性骚扰的本质就是这种能力缺失的问题。按生物学也好,按历史定制也好,女人一直是处在静观其变、以逸待劳的地位,这是很有利的的地位,但是由于恐惧,由于能力缺失,结果弄得十分不美,双方都受伤害。

至此我们可以明确:人类社会制订规则,不是反对性,而是反对骚扰。文明就是以规则处理冲动,这是我给文明下的定义。冲动是自然基础,规则是社会对待。性是冲动,骚扰是表达方式,这样看性骚扰就很清晰了。北京市针对性骚扰的立法,不是为了遏制冲动,而是为了规范冲动的表达方式。我们不可能通过立法遏制冲动,这里指的是最原始的性欲冲动,那是自然的律动,没有办法用人为立法来干预。

还有一种性骚扰不能通过立法的办法予以禁止。有一些人的性冲动,只能以特定方式表达,才觉得过瘾,所以从性医学上、性心理学上看存在摩擦癖、露阴癖、偷窥癖等。这种情况是心理疾病,不能通过立法的问题来简单反对,这是心理咨询师、性病科医生的事。

性文明的主要任务是要为性的表达建立起“快车道”和“立体交通网”,围堵性骚扰这条“华容道”,这倒是对男人的一个解放。否则这就是一条“产道”,一个窝囊废、猥琐男的产道。我们的男人从这条道上走过去,都变成“猥琐男”了。围堵了这条道,男女之间的情感表达就有康庄大道可以走。台湾女权主义者何春蕤提出一个响亮的口号:我要性高潮,不要性骚扰。她不但提口号,还组织大家搞游行,这是给中国男人建立自信的一个启蒙教育。我将性的自信视为民族自信中最核心的内容。

建设“立体交通网”、“快车道”的途径很多。比如,有性学界人士介绍,德国的小区配备一种“设施”——一个个的小房间,里面有卫生纸,还有小的视频播放设备,可以播放数千种性爱小片段。只要扔进去几个硬币,就可以一边看录相一边自慰。这真是人性的设计!这种生理循环实在应该有很通畅的渠道,否则造成的压力会使多少道貌岸然的人不堪其扰,扰得恼了,还得去侵犯他人。

社会规范有很多种,比如习俗规范、道德规范等,各管一摊。举个穿衣服的例子,如果你不穿衣服就上街,这是由法律管的,不穿衣服是违法的。如果你确实穿了,但你是个年轻的女孩,穿得挺少,前面露乳沟,后面露股沟,这就是习俗规范的问题。站在保守的立场上,你这是伤风败俗;站在开放和激进的立场上,你这是移风易俗,给大家养眼来的,让你周围的人看到生命的鲜艳明亮。

在不同场合穿不同的衣服,这是习俗规范。如果你穿着泳装去参加晚宴,当然不合时宜,你又不在意大利。意大利的总理没事,人家在家里搞裸体派对,那是人家的习俗对不对?但这涉及道德规范了。你在家里不穿衣服,不碍着任何人的事,你在别人家里不穿衣服,也没事。但像陈冠希,把你和别人的裸照弄出来了,大家都看到了,小孩子也看到了,这就成了道德问题。

曾经有个人大代表,说中国一亿人以上心理都有问题,原因是什么?我认为,核心问题就是性信息的匮乏。大家把脑袋别在裤裆里,都缺氧了,导致大脑受损,精神不正常。一个国家,如果无视性教育,只看到性骚扰,我看大家的心理都会变态。

今年北京发生这样一件事:市民王女士端午节的心情却被一条手机短信搅乱了。“轻轻地剥开你的外衣,你是那样白嫩。俯身下去,发着淡淡的幽香。吻吻你雪白的肌肤,神魂颠倒、如痴如醉。最后还是挡不住你的诱惑轻轻咬了你一口……”虽然,短信最后还有一句“啊!粽子!”但王女士还是认为这条暧昧短信有“性骚扰”之嫌。我们自己应该也曾收到不少这样的短信,这样的短信算性骚扰吗?

这是一个脱敏问题,这位女士没有脱敏。我们这个社会,还有许多人跟王女士一样,对性过敏,反应过度。他发了一条短信,就坏了你的贞操了?没有嘛。实际上,人们对性信息的耐受性确实应该越来越高。看见一截胳膊就心口狂跳,三月不知肉味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位王女士完全可以豁达一点,包容一点,超脱一点。他发个带色的短信,你鄙视他一下就完了,何必小题大做。这个如果构成了伤害的话,我认为是王女士本人过于脆弱导致。假如说人家给你看个大腿,你就犯了心脏病,受到了伤害,根本原因是你心脏不好嘛。这个属于习俗规范和道德规范的管辖范围,不能所有问题都用法律来解决,如果所有问题都求诸法律,那这个生活质量也太低了。

我还有一个看法。对男人来讲,只有性功能差的人才会去性骚扰,或者是性成瘾者(人群当中的比例是10%)。如果对性有充分的自信,不会去做那种失去面子的事。那种行为本身不够大流氓,只是小流氓。没有胆魄,肾气也弱。对待女人要用情,或者,要用种。对有些女人来讲,性骚扰,摸一下,捏一下,发个荤段子,不荤不素,不痛不痒,尽显你的胆小、窝囊,没本事,没出息。女人对性骚扰讨厌在这儿,并不是讨厌性,而是讨厌性方面折射出来的人性中恶的方面。

女人并不讨厌性,但讨厌骚扰,两者切莫混为一谈。如果一个男人有种有担当,女人跟你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上床就更没有问题。但上床后,有没有这个能力,有没有这个信心?女人主要鄙视这个。上床容易下床难,如果你没有这个金刚钻,把瓷器活儿揽下来了,结果吃不了就得兜着走了。

没有一个女人会对优秀男人的示爱、示好反感,这是人性使然。因为优秀男人的示爱,使她的价值感上升了,信心满足了——我值得人爱,我有一种力量折服或吸引了他。女人为什么更喜欢爱?因为爱是独特的。爱情在多半时候,是针对一个独特个体的。它给这个个体一个信息:你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无法复制,不能分割。而性的基础是性器官,这个就是广谱的了:所有女人的性器官基本一样,大同小异,平淡无奇,这是无限广谱的。单从器物角度看,一个女人的性器官,适用于所有男人,反之亦然。所以,女人喜欢爱,不喜欢骚扰。你爱她,她就成了分子,万分之一的那个唯一;你骚扰她,单纯对她表达性意图,她就成了那个分母,万分之一当中的任何一个。

奥运会以后不应再有性骚扰,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奥运会有个口号:更高!更快!更强!更高是,我们要有更高的姿态,不要搞那些神经质的小动作,性的要求光明正大,要向曹操学习。更快是讲,中国人磨蹭好几年,建立不了关系,也结束不了一个关系。总是没有力度、没有决断、瞻前顾后、犹犹豫豫。更强,是指更强的身体和信心。性骚扰的核心问题就是没有信心,我们整个民族要建立对于性的信心。

我不主张大家都以法律手段去处理性骚扰的问题。因为一涉及公检法,事情往往会出人意料,所以我建议将法律途径作为最后的选择,因为这个问题其实不止一个解。如果你讨厌他对你性骚扰,你可以骂他一句或给一巴掌,这是最好的教育,也是很慈悲的教育。

男性会不会因为他人的骚扰受到身心伤害?完全可能的。我们一贯强调几千年封建礼教对于女性的压迫、迫害,实际上,男人伤害女人和女人伤害男人是同时存在的。我们在关注性骚扰的同时,也要看到“性讹诈”的存在,在关注女性利益的同时也要注意保护男性。

另外,有很多女人确实非常无知,不善用自己的身体,滥用情色,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就让男人欲火焚身。更大的问题是我们的女人确实很不懂得拒绝的技巧,总是在犹豫不决当中失去防线。她们并不知道,有时候拒绝更美。半推半就,虽然就了,心却不甘,实为不美。而男人也往往不知道,两情相悦最为美。若非相悦,即为相扰。